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裘光】入梦

是糖,信我(´・ω・`) 

又名:以为自己能三过家门而不入的裘将军还是崩了

———————————————————————————————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陵光知道裘振终究还是对他有怨的,自他走后,不管自己每日里再怎么追悔莫及,再怎么以泪洗面,在睡梦中,却从来没见过裘振。

       终日神思恹恹的君主,总归是抱着一点梦中相聚这样隐秘而不可言说的希望的,只可惜却从来都没有如愿。

       他知道裘振的意思,身死魂消,过往的爱恨情仇就一笔勾销,再无纠葛了,可是却为何连一个梦都吝啬给予自己呢?

       陵光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怔怔地盯着晚风拂动的床帘,最后竟然自嘲般的笑了出来。

       梦不到也好,就算梦里相见,他能对裘振说什么呢?

       说孤王对不起你,对不起裘老将军。说孤王后悔了,不该放你离开。

       可是他会原谅自己吗?一个欠他锦绣前程,欠他阖家欢乐,甚至欠了他一条命的自己。

 

       心身俱疲之下,陵光竟不知不觉地又睡了过去。也许是上天垂怜,他竟然在梦中见到了那个人。

       陵光当然知道这是梦境,因为他看到小时候裘振笑着回应年少轻狂地说要封他做将军的自己。下一秒幼时的花园便做烟雾随风消逝,转瞬又看到了鞍马娴熟,精研兵书的裘振,看到他推演沙盘,或在战场厮杀时那种摄人的气魄和动人的光彩。

      “王上,”少年时的裘振眼里带着熟悉的宠溺的笑意看着自己,轻声问道:“王上怎么哭了,微臣去替您征战天下,您莫要再哭了可好?”

       陵光就只能看睁睁的看着全天下最耀眼的少年将军的身影没入了漆黑的永巷之中,无论自己如何声嘶力竭地呼唤,也换不来裘振的一个回首。

       后来啊,后来陵光的眼前就只有一件惨白的囚衣,一个阴暗的地牢。有水渍在那衣服上渐渐晕开,颜色殷红,即烫且腥,灼得他眼眶和心口都在发痛。

 

       待到裘振已经熟练的躲开了天璇王宫中的巡查和护卫,来到陵光的寝殿之前的时候,才恍然回过神来。能够这么轻松的潜入,还多亏小时候与王上时常偷偷遛出宫去。此前他与探查遖宿动向的线人约定了在天璇王城碰头,现在看来实在是太高估自己了。他原本以为,以全新的身份再次踏入王城的时候可以做到心如止水,可是心里的声音却总是将他牵引向王宫里陵光所在的地方。

       去看一眼吧,就看他一眼。

       只需要确定他还安好,只需要给隐瞒身份在黑暗中行动的自己一点点光亮。

 

       陵光休憩时不喜欢宫人在旁服侍,更方便了裘振径直来到他的榻前。屏气凝神细细看去,却看到自家王上泪痕满面,泣不成声的模样。想来是做了什么噩梦,细白的手急急地向前探去摸索着什么。裘振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却已经将陵光的手紧紧握住了。

     “裘振——裘振!!不要走……对不起……”

       竭力的呼喊声突然转变成了饱含委屈自责的低语,让本来打算离开的裘振如何还松的了手。他心下一紧,知道无论以后如何,今晚自己定然是离不开了。

 

       心口的疼痛让陵光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缓缓向身后倒去,却意外跌进了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

       有人的手覆上了他的眼睫,泪水在那手掌中化开。

     “王上,别看那边,微臣在这儿呢。”

       熟悉的嗓音和热气在耳边炸开,烘得陵光瞬间挺直了脊背。他紧紧抓住那人的手,却不敢把它从自己眼睛上移开,更不敢转身。就算是在梦里,也害怕心中所想会像云烟一般消失不见。

     “裘振……裘振……”他只敢低声地一遍遍喊他的名字。所幸的是不同于往日无人回应的空寂冷清,这时的自己不管喊多少次,总有那人在耳边低声回应。

     “我在,王上,我在这里。”

       多好的梦啊,若是我不惊扰你,不戳破它,是不是可以多许我一点时光?

 

       仿佛有千言万语想对裘振细说,但是最终又梗在了喉头,只能一遍遍说着对不起,就算明知不可能,也希望他能原谅自己。那人却说:“我从未怪过王上,何来原谅和不原谅一说。”说罢他轻轻叹了口气,“若是王上真心觉得对不起微臣,就应该好好保重,您现在这样,让我如何放得下心呢。”

     “既然放不下心,为何还要离开!”这番委屈的话语刚急急地冲口而出,陵光便懊恼了起来。若是打破了这个梦,下次相见又要等到何时?

       果然那人只是静静地拥着陵光,再不发一言。

 

       裘振坐在床头,看着王上逐渐安定下来,像是陷入安眠的模样,这才放下心来。可是如今钧天大陆风雨飘摇,内有四国争斗,外有遖宿虎视眈眈。就算眼前天璇上下万众一心,然而世道艰险,若是不未雨绸缪,怕是也难逃一劫。自己现在这样隐蔽而不为人知的身份为他现在暗中的行动带来了诸多便利,于是选择让裘振这个名字背负着刺杀共主的罪孽长埋地下。

       只是之前那一点在夜色中若隐若现的泪痕早就让他的心里动摇不已。他如何不知道自家骄傲张扬的王上心里的难过和苦楚,如若两人易地而处,想来自己可能还没有王上那般坚强。

       当日虽然侥幸为太医所救,没有立时丢了性命,但伤及要害,仍旧是命悬一线。原本以为自己一死,前尘往事就随之而去,他和陵光都再也不用在爱恨之中纠缠挣扎,倒也是解脱。然而昏昏沉沉之中,却有那个紫色的身影入梦而来。

      “裘振……”那人红着眼圈的呼唤让自己怎么能放得下手离开呢?于是拼着一口气也要从生死之际挣扎而出。

       心有百炼钢,却早已被化为绕指柔,恨不能将他揽入怀中,告诉他自己回来了,将自己的心意仔仔细细说给他听,许诺他再也不会离开。

 

       最后还是微弱的天光唤醒了沉浸在宁静的相守中的裘振。就算有再多不舍,也只能放下陵光的手,轻轻附上他的眉间,在那里印上轻轻一吻。

 

       王上,我既然向阴曹借来了性命,拼死从地狱爬回人间,就总有一天会回到你的身边。

 

       陵光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然而空气中却浮荡着熟悉而安心的气息。梦里的温暖仿佛还在身边环绕,而那一句“相见终有期”也好像就还在耳边回响。

 

       好梦犹在啊……陵光难的露出了一点清浅的笑意,吩咐宫人传唤丞相和公孙副相入宫议事。

       此时距离顾十安将军踏入天璇王宫还剩下五个月有余。

——————————————————————————————

一个超级OOC的没有原则的裘将军

 

“不看我绝对不去看王上”

“哎算了去看一眼吧,就看一眼我就走!”

“哎可是王上这么难过,我就陪他一晚上吧”

 

请大家小力殴打我,谢谢(´・ω・`)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