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裘光】一步之遥(二)

裘光夫妻夜话,甜倒牙概不负责(´・ω・`) 

陵光一统天下当上摄政王的设定,无脑甜爽金手指流,不喜慎入哟(´・ω・`) 

—————————————————————————————

       陵光瘫在床上,细细喘匀了气,才支起脑袋看着天生劳碌命的顾十安收拾着一地狼藉的“战场”。陵光本就生的极美,倾城之名在早年征战四方的时候就已经传遍天下,如今养尊处优这么些年,虽然年岁渐长,但容颜不仅光华不减,反倒像是被岁月打磨得更加莹润动人了。此时他那赛雪欺霜的腮边还晕着情欲的红,桃花眼里氤氲着朦胧的春水,只看得床下素来沉稳的顾将军心里跳的也跟毛头小子初见情人一般快。虽说两人自幼年开始已经相伴数十载,陵光对他的吸引力总是没有衰减的,最近还有几分老房子着火,越烧越烈的趋势。

       顾十安才上床搂上了他纤细的腰身,陵光就把身子尽数依进了顾将军的怀里。只可惜陵光轻柔婉转的嗓音一开腔,便将寝殿内还残存的暧昧气息一扫而空。

     “我昔日问你何时能与遖宿有必胜的一战,今日你是想来告诉我答案的,是吗?”

       顾十安低头看向陵光,只见那美目之中的朦胧春水早被朱雀仙君的一把神火蒸的一干二净,留下的是一代雄主的灼目光彩。顾将军看着爱人这般模样,只觉得对他更加爱重,轻轻抚着陵光的背说到:“不错,如今遖宿内乱方息,新王上位不久,根基未稳便急功近利想要出兵中垣,而我钧天国内太平安宁,坐拥精兵良将,粮草丰沛,更兼已经对遖宿了如指掌,当是一战之时了。”

       那遖宿原是越支山之外一个不与中垣通人烟的国家,鲜少有人知晓。其国民风剽悍,尤擅骑射,即使是昔日四海横行如陵光和顾十安,也在遖宿那铁骑军队的手下吃了不少苦头。那时钧天国内自身还动荡不已,遖宿也是长途远征,两边都讨不到什么好处,于是各退一步,近些年倒也算相安无事。待到陵光荡平海内之后,他那般性格岂能容得下一个遖宿在卧榻之侧酣睡?更何况这遖宿还是对中垣之地虎视眈眈,两国之间定然还有一仗要打。只是仗还没打起来,遖宿自己便演起了兄弟阋墙的戏码。如今登位的新王是前任国主毓埥之弟毓骁,这毓骁在登位之前也是个爱民如子,不喜争斗的性子,却不知登位之后是哪里搭错了筋,竟比他那哥哥还要激进,眼下已经在两国边境蠢蠢欲动。

       “甚好,”陵光黛眉一挑,显然是对顾将军的回答十分满意,“你明日就去做出征的准备,等到了那边,所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你只管放手行事就是。”说完又想起一事,补充道:“正好天枢院前阵子来报,说早前吩咐他们做的兵器也准备的差不多了,你此次正好顺手带去试试威力如何。”

       原来早年陵光就有耳闻说天枢之人素来擅长机巧铸建之术,当初攻下天枢之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广征境内能工巧匠,聚在一处,直截了当地起了个天枢院的名字。此后要钱给钱,要人拨人,任由那些鲁班再世们可了劲儿的折腾,到如今也确实到腾出不少的成果来。从行兵作战用的火药大炮,能喷射火焰的机关车,能连射数十发的劲弩,到农耕所用的水车,无需人力或者耕牛的机关耕犁,再到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便利的小玩意儿,都是出自天枢院之手。前些日子更是研究出了不需要人时刻在旁操控就可自行活动的机关木偶,倒是很有几分古时失传已久的偃甲之术的意味,喜的天枢院中的众人举院欢庆了许久。

       就连陵光的床头也常年摆着天枢院做的小玩意儿,起了个名儿叫做“闹钟”。只需要按照一定的顺序上好了机关,就能在定好的时辰发出能把死人都叫起床的响声。更令人发指的是,如果不按照头天的顺序逆向拆解机关,那声响就一直不停。陵光虽然一年里总有三百多天被这东西扰的苦不堪言,但是不得不承认,就叫起这方面来说,它还是比不等自己睁开眼睛,就被不可言说的愧疚感淹没,以至于放任自己睡到日上三竿的顾将军好用多了——可见各司其职这句话还是非常有它的道理的。

       两人静静相拥了一阵,思考着些心事,最终还是陵光先开了口,说:“这次把曦儿也捎上吧,有些事情还是要他亲自见识才行,否则终归是纸上谈兵。”他似是想起了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阖上双目,低落地说到:“当年孤王若是能……也不至于……”话到嘴边再也说不下去,却良久没有听到回应。睁眼时看到爱人星眸之中荡着满满的温柔爱意,脸上带着浅笑看着自己,方觉出是自己痴妄了。心下一甜,还破天荒般难得的生出了一点羞赧的意味,将头埋进了顾十安的颈中,听他的声音闷闷传来说:“臣方才也在想这件事,就怕王上舍不得世子呢。”

       陵光好不容易才从羞赧的心思中把自己拔出来,觉得摄政王当到这个份上实在是有失体统,于是颐指气使的支使任劳任怨的顾将军下床去床头的柜子里找个东西,来重建早已经荡然无存的王威。顾将军依言翻出来一个精雕细琢的盒子递到陵光手上,打开一看,正是虎符。陵光直接将两半虎符统统塞进了顾将军的手里说:“我把虎符直接给你了事,你自己便宜行事吧,可仔细把这东西收好了,否则我拿你是问。”一双美目直直盯着顾将军,好像要守着他把虎符好生收起来才安心。只是两人此时都是潇潇洒洒的“坦诚相待”,哪里有地方给顾将军收虎符呢。他只好苦笑着又下了床,把那玩意儿收进自己方才辛劳整理的衣物之中,才觉过味儿来——自己的王上是使着坏拿自己出气呢。扭头一看,果然天璇王如同扫荡天下一般毫不客气地征用了床上所有的被子,把自己卷成了一个卷儿,丝毫都没有给顾将军留。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向忠心耿耿的顾将军也忍无可忍地扑上床去,双手伸向天璇王腰间的痒痒肉就挠了起来。瞬间寝殿内就响起了摄政王毫无形象的求饶之声,“好将军”“好哥哥”之类的话说了个遍才让顾将军停了手。两人笑闹了一阵,才又相拥着安稳睡去。

       结果第二天早上,向来勤政天璇王还是睡过了头。原来是奉旨前去整肃军队的顾将军临行之前,仔仔细细地把闹钟的机关拆好才算了事。陵光拥着被子坐在床上,生了一会儿不知道哪门子的闷气,想到顾将军仿佛与这小玩意儿认真较上劲的样子,又自顾自的笑了起来,起床更衣洗漱完了,去处理起了当日的政务不提。

——————————————————————————————

为了激励自己努力写文,所以把明天份的更新也发掉了

喜欢的妹子欢迎来勾搭我呀(´・ω・`) 我超级好勾搭的

评论(14)

热度(73)

  1. 沉迷哭包无法自拔雨家雪不是幸运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