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裘光】一步之遥(正文完结)

不好啦!光光王和裘将军私奔啦!(´・ω・`) 
——————————————————————————————

       自那日的庆功宴之后,天璇王和武安侯两人就将世子打发回了青州城,代为处理政务,自己倒是留在帝都小小的天璇王府里每日腻腻歪歪。直到两人觉得差不多把这相别的好几个月都尽数补回来了,才坐着车慢慢悠悠地晃荡回了封地。等见到陵曦的时候,他皱着苦大仇深的小脸,给陵光递上了一份奏折。

    “儿臣想着此事事关重大,还得等到父王回来再做定夺。”

       陵光一向对儿子的能力深信不疑,听到这番话,当真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结果一接过奏折才看了两眼,就笑出声来,随手就把那废纸丢到一旁,对陵曦说到:“下次若再看到这类似的东西,直接送去膳房当柴火烧了就是,不必理会。”说罢又冷笑一声:“想把孤王往火坑里推,也不看看自己推不推得动。”

       原来那是一份帝都中名不见经传的小官的进言,想来他是在仕途上不太得志,想要另辟蹊径以图升迁。这人先是大张旗鼓地吹嘘了一通陵光如何雄才大略,如何攘外安内,又如何勤勉政务,如何爱民如子,得出的结论就是,天璇王当真是天命所归。反观而今天子啟朝,昏庸无能,于朝政上毫无建树,如今更是当众欺辱有功之臣,实在是枉为人君,应当主动让贤于天璇王,以保天下安宁太平。

       说白了就是有人看着陵光和帝位之间的那点距离看的眼红心热,想把陵光扶上帝位,赚个从龙之功。只可惜这些人虽有些眼力,但是实在没有脑子。若是陵光真的对天子之位垂涎已久,怎么可能到现在还只顶着摄政王的名头?

       此前类似的进言倒也有过不少,不过是这次有些人因着庆功宴的事情看到天子与摄政王之间不可弥补的罅隙,想来借题发挥罢了。不论是陵光还是顾十安都没有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却没想到这次被陵光摔在地上的折子就像个石子投进了湖面,一时激起了千层浪花。帝都里那群尸位素餐的大臣们想来是太久不动脑子了,以至于不知道用怎样奇葩的思维方式得出了一个结论——天璇王对天子之位动心了,只不过是等着演足一出三禅三让的戏码。

       一时间奏请天璇王的登位的折子如同雪花般飞了过来,扰的青州城内的天璇朝堂上也有些人心浮动。不过好在这些官员都是当年由陵光亲自遴选的得力之人,最起码的察言观色还是懂的,而从当年的夏文城就一路追随陵光的老人更是不能再明白陵光的心思了,因此众人心思也就渐渐淡了。这时帝都又来了一封诏书,是此前一直没有出声的小皇帝,请天璇王往帝都一叙。

       于是众人在白日里真的见了一回鬼,天璇王在接到诏书的当天,就收拾东西带着武安侯前往帝都去了。明眼人自然知道,这次天璇王是真的有些恼怒,直接杀进皇城去看看这小皇帝到底在搞什么鬼。

 

       陵光踏入皇城后花园的凉亭的时候,心里又暗暗地把那个小皇帝连着祖上骂了八百回。此时虽然已是正月,但仍是一副天寒地冻的景象,不知道这秃毛鹌鹑发了什么疯,非要在这四面灌风的凉亭里说话。好在临出门的时候顾十安很有先见之明地将陵光裹了个严实,确保一点风都漏不进来,又还塞了个手炉在他手上,才把他放出门。尽管这样陵光还是被烈烈北风吹得心里的火越冒越大,脸上的表情快要和树上挂着的冰凌成了一家子,径直坐在了啟朝的面前,看也不看他,毫不客气地喝起了茶。

       这般目中无人的样子啟朝见的多了,就静静地看着陵光。待陵光喝完了茶,甩给啟朝一个冷笑,开口说:“怎么,天子当够了,想换个身份玩玩?”

       啟朝倒也不恼,难得的稳稳说到:“反正朕不过是你手上的傀儡而已,这天子的位置坐不坐,对朕来说有什么区别?”

       他那一向懦弱又古井无波的眸子里倏然透出些狂热的光芒来,死死盯着陵光说到:“可是对你来说,那就大不一样了。天璇王,你跟朕说说,你难道就真的不想要这个位置吗?”可惜陵光连赏他一点余光也欠奉,他就自顾自的说到:“当上了天子,你万人敬仰,坐拥四海,九州之间唯你独尊!到时候你想封赏谁就封赏谁,不必费尽心思给他送到前线去挣那点军功……”啟朝面上甚至带了一点狞笑,声音化作气音,带了几分蛊惑人心的味道,“想为谁正名,就能给谁正名,这样不好吗?”

       不好吗?当年不满弱冠的陵光定然觉得是好的,他那时就觉得,男子当如是,开疆拓土,坐拥天下,振长策而御宇内,履至尊而制六合,才算不负快意人生。只是后来呢,后来他只剩下裘家满门死不瞑目的英魂,裘振在漆黑的永巷渐行渐远的背影,和满手灼热的鲜血,自此琼楼玉宇都成了孤枕难眠的陪衬,千里锦绣都化作万古寂寥。若不是当时天璇上下的重担和来到身边的顾十安敲醒了他,自此在深宫之中醉生梦死倒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这世间人人向往的至尊之位,又有什么好的呢?

       陵光实在不耐烦再和啟朝纠缠下去,放下茶盏说到:“孤王想要的东西,孤王自己会拿,用不着你送上来,孤王实在不稀罕。”然后站起了身就要走。这时啟朝用从未有过的大声喊道:“朕知道你为了什么不想要!”

      “为了那个裘振!是不是!”

       这个名字成功让陵光脚步一顿,啟朝像是得逞一般笑了起来:“朕知道他当年是奉了你的命令来刺杀父皇,朕还知道,他是不希望你成为那弑君的乱臣贼子才在你面前自裁!你当初不是还为了他一往情深颓靡不振吗?但是你看看你现在呢?你当这个大权独揽的摄政王算是什么!你和那顾十安不清不楚又算是什么!”说到激愤之处,啟朝恨恨地将桌上精致的茶具都统统摔了个粉碎,嘶吼到:“陵光,朕告诉你!你不要,朕偏要给你!你不接受,朕偏要递到你手上!朕就是要你谋权篡位千夫所指!就是要看看到时候你与那裘振在九泉相见的时候,你有什么脸去面对他!”

       话说到这个份上,陵光总算是正眼瞧了那小皇帝一眼——只不过是用眼白看的,脸上的神情分明在说这孩子可别是个傻子吧,而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啟朝撕心裂肺的哭声融在北风之中,渐不可闻。

 

       顾十安端着餐盘走进书房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陵光就坐在书桌前沉思不语。顾十安放下餐盘,转身去点灯,却被陵光从身后牢牢抱住了。陵光白日从宫中回来之后,就独自进了书房,说要一个人想想。那小皇帝倒应该没有什么本事能够动摇天璇王,想来是他自己引出了自己的种种心思。因此顾十安也不说什么别的话,只是轻轻握住他身前的手,问陵光:“王上饿不饿?我们一起用膳可好?”

       陵光沉默良久没有回答,顾十安就静静等着,过了一会儿感觉到陵光的脸颊在背后轻轻蹭了蹭,听他喊到:“裘振。”

       身前那人继续握着他的手,低低应到:“嗯,王上,臣在呢。”

       陵光放开了手臂,裘振就转过身来,将他的王上揽入怀中,轻轻抚摸着他波浪般的长发。

       陵光抬起头看向他,问:“裘振,你是不是……是不是不希望我当这个天下共主?”

       裘振犹疑一会儿,还是坚定地回答到:“是。”

      “为什么呢?”

       裘振笑起来说,“因为无论如何,裘振都不希望陵光被他人说一点不好。”

       摄政王坚强了许多年的眼眶又泛起了红,脸上却带着开心的笑,像极了当年夏文城天璇王宫里那个娇憨可爱的小世子。

      “好,”陵光一边抚上裘振的侧脸一边说:“只要有你这句话,我一辈子都不当什么天下共主。”

       裘振也握住他的手,送到唇边轻轻吻了一吻,“可是裘振也不希望陵光委屈自己。”

       陵光笑着摇了摇头,那滴泪珠还是顺着脸颊滑了下来,他说:

     “我以前想要的太多太多了,我现在只想再要你一句话,一句就够了”

     “只要你愿意,我就跟你走。”

     “去哪儿都好,帝位王位我都不要了,我当够了。”

     “我跟你走。”

       裘振爱怜地擦去陵光脸上的泪水,那个“好”字就淹没在了交缠的唇齿之间,只有两个人能听得到。

 

 

       第二天陵曦刚起床,就被继位的诏书糊了一脸。天璇王陵光称重病在身,难以再为天子分忧,因此让位于天璇世子陵曦。世子殿下心里七上八下地想着,父王去帝都之前还在朝堂上骂人骂的震天响,怎么这去了一趟帝都就重病在身了?那小皇帝要是真的下了黑手,怎么这会儿还没有被老师削了?等到他马不停蹄一路奔向帝都,却发现他父王还当真是躺在床上起不了身了,老师在父王身旁如同二十四孝一般伺候着。

       只是别以为他看不出来,父王脸上根本就不是什么病气,那分明就是色气!

       这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两个不负责任的大人扣了一口惊天大锅。

       还沉浸在悲痛之中的世子殿下,或者应该叫新任天璇王,未曾料到不久之后,还有一口更大的锅在等着他。

 

       啟朝帝禅位于天璇王陵曦的消息传来的时候,裘振和陵光正窝在家里酣畅淋漓形象全无地啃着西瓜。世人对此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天璇王狼子野心谋权篡位,也有人说天璇王本就比啟朝帝更有帝王之相,是人心所向。不过当两人听闻,新帝给啟朝封了个侯爵的位置,却没有放他去封地,反而仿佛是把他囚禁在了宫中的时候,还是险些摔了手里的瓜。

       两人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温和宽容的儿子还能做出这样禁忌又刺激的事情来。盯着对方的脸看了一会儿,齐齐被彼此惊诧的表情逗笑了。自打隐退以来,他们反倒觉得心思比以前更为开阔,年轻人在演什么戏码也没甚可在意的,反正什么共主之位,四海云烟都比不上和身边之人相守来的重要,至于史书如何流传,后人如何评述——

       管他的呢。

 ——————————————————————————————

后记:

       两天左右的时间爆肝一万五千字,塞满了糖和(假)车,这种爽快的码文体验简直是前所未有。

       非常感谢伊老师一直陪着我开脑洞,给我各种添砖加瓦,才让我写的这么顺利。

       算是给自己心目中的裘光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陵光在我心中就是既有问鼎天下的王者之气,又有为了他孤王连这王位都不要的多情。所以就先给了他一个完整江山霸业,之后再给他一个合适的继承者,让他可以潇潇洒洒地跟裘振一走了之,相携相伴。裘振就不用多说啦,钧天好男友的人设从来不倒。所以标题中的一步之遥其实就是说陵光和天下共主的位置只有一步之遥,至于裘光两人老夫老妻,距离常年为负,跟这个词一点关系都没有啦~

       之前跟好几个小伙伴都觉得裘光和曹荀这个cp有一点微妙的相似之处,这两个都是我的心头好。但是相较来说,魏武一生未曾称帝,只是说可能和荀彧有那么些关系,但是陵光所作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和裘振密不可分的。另一个方面,荀令君终其一生都效忠的是汉室江山,但是裘振永远都只忠于陵光。因此裘光比曹荀多了点纯粹和洒脱,如果说曹荀的分道扬镳是无可避免命中注定的,那么裘光的he就是理所应当水到渠成的了。

       希望他们两个能像歌词里那样“世间春秋与天地,眼中唯有一个你”

       再也没有什么红尘俗事来烦扰他们啦~

       之后还有一个番外,讲一讲两个可怜的小朋友的故事,然后我们就可以下个脑洞见啦!

       感谢大家的喜欢!啵啵啵!

 

评论(28)

热度(60)

  1. 小ig不斩无名之辈雨家雪不是幸运E 转载了此文字
    完结撒花~🌸🌸🌸🌸感谢潇潇极速爆肝一万五千多字,带给我们这么好的一篇文,笔芯笔芯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