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裘光】夜雨寄北(四)

悄悄地上车,打枪的不要

除了车还有戏精附体的光光王,但一切都是 @伊修塔 老师的锅,被雷到尽管找她负责(´・ω・`) 

——————————————————————————

       尽管陵光此时成竹在胸,很快他就发现什么叫做计划赶不上变化,问题总比办法多,而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把对手放在了跟自己同等的水平之上。

       自那之后又过了两日,裘振在用完晚膳之后例行要去城内军营中巡视一番,而陵光实在不愿意动弹,也还有一些来自王城的密报待他处理,因此就理直气壮地猫在房里躲懒。只是裘振刚出了门没多久,他就察觉到周围有一丝不对——分明是有人在暗处潜伏窥伺的感觉。倒不是说他有多敏锐,只是那几人隐匿气息的功夫也太差了些,连他也能察觉得到。陵光心中又惊又怒,惊得是对方竟然如此愚蠢且心急,这么快就露出了马脚;怒的是他们只派出了这种三流货色来打发自己,显然是被小看了,亏他之前还花了心思认真思考怎么对付他们!

       只是一直等到陵光将手边的事务都处理完了,也不见他们动手。到不知道是他们是临到关头突然又变得沉得住气了,还是突然良心发现下不了手。

       然而陵光却没有再等下去的打算,他信手收拾着桌面上的奏报和回复,凉凉地开口说道:“别躲躲藏藏的了,出来吧。”

       窗外倏然翻进来几个人影,蒙面巾,夜行衣,装束到像那么回事儿,但是那还在隐隐颤抖的手实在不像是专职的刺客。

       陵光倒是不慌不忙地拔出案边的宝剑,轻轻抚了抚剑刃,好似跟对面叙旧一般含笑、说到:

      “来吧,让我猜猜,是谁告诉你们,我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军师呢。”

 

       裘振完成了例行的巡视回到府中的时候,顿时觉得气氛十分诡异,仿佛有什么感应一般,心里突的一坠,不顾身边属下惊异的眼神,拔腿就向陵光房间奔去。刚到屋前,还没进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就已经扑面而来。这下裘振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响,什么也顾不得,像个炮仗一样直直撞进了屋内。

       只见屋内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尸体,幸而裘振最担心的那个人还是持剑而立,鲜血从那剑尖上一滴滴滑落。陵光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束好的头发散了些,衣服上也沾了些血渍,眼里还充满了说不尽的戾气狠辣。只是在看到失魂落魄目呲欲裂的裘振闯进来的时候,那股杀气就尽数化为了盈盈泪光。

       于是紧跟在裘将军身后的众人,刚进门就看到“鲜血淋漓”的夏军师柔若无骨地依进裘将军的怀里,含着畏惧和无限的委屈,细声细气地说:“师哥,有人要害我,我怕。”

       有几个人精似的,一看这一地的狼藉,心里冷笑着说:感情您刚才砍人的时候不害怕,这会儿到害怕起来了,但是面上却丝毫不显,还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唯有耿直刚正的程老将军看不下去了,开口就训斥到:“不过是几个刺客,就能吓破了胆?战场上这样的场面还见得少吗?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然而裘振和陵光兀自在一旁搂作一团,仿佛压根没有听到程老将军的话。裘振只觉得就算此刻将陵光搂入怀中,也还是遍体生寒,因此将他揽得更紧,贴上他的侧脸,低声说着“别怕”“没事了”“对不起”这样的话。陵光感受到腰上越来越紧的力道,只觉得自己没死在刺客手上,倒是可能会死在裘振怀里了。但是心里也明白,今天晚上自己确实没受到什么惊吓,但是自家将军是真真正正的吓坏了。因此也凑近他的耳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话语轻轻说:“别担心,都是别人的血,就是看着吓人而已。”

       裘振闻言仍旧不发一言,只是沉默良久,而后将目光转向了地上那几具尸体,那目光仿佛不是冷静,而是冷血。就连程老将军也感受到一丝不妥的气息,不再开口说话。

      “去查,我要知道这些人是哪里来的,如何混进我戒备森严的大营之中。若是有人疏忽职守,一并责罚!”

       陵光想着裘振现在心绪激荡之下,不适合亲自处理这些事情,于是赶忙没长骨头似的环上裘振的脖颈,顶着众人或惊异或不屑的眼神,凑上去说:“师哥,我害怕,今晚你陪陪我吧。”一边又向楚珩使了个眼色。楚珩跟随裘振多年,也是知道他两人的内情的,而且素来机灵聪敏,立马就领会了陵光的意思,忙喊了人来收拾现场,将刺客的尸体抬走调查,又专门收拾了另外一处房间供二人今晚休息。

       裘振仿佛终于缓过神来,声音回复了往日的沉着冷静,开口说到:“此前有人潜入我军中投毒,现在又有刺客来刺杀军师,想来是平日里我军戒备疏散,才给了这些贼人可乘之机。此事不光是诸位之责,我亦难辞其咎。今夜之事先交由楚珩将军调查,其余人都回去休息吧。”

       等到众人散去,裘振便一把抱起身旁的陵光向收拾好的房间走去。陵光也不挣扎,就乖乖伏在裘振的怀里,轻声说:“是我不好,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能这般狗急跳墙……”裘振沉默地摇了摇头,走进屋内,将陵光轻轻放在床上,蹲下身与他对视:

     “我从前总认为,我能将你好好保护起来,今天才发现,原来是我妄自尊大了。”陵光想开口,但是却被裘振抚上他脸侧的手打断了,于是听裘振继续说到:

     “我知道你并不是只需要我保护的人,你是我的王,是与我执剑并肩的人。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愿意你受一点委屈。”

       少年将军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映着暖色的烛光,神色认真而温柔,仿佛能在这干枯的季节催生出一片柔软艳丽的花海。说罢他起身在陵光眉间轻轻印上一吻,对他说:“早些休息吧。”

打卡上车(´・ω・`)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