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流云奔壑(靖苏&楼紫混合脑洞)01?

网卡的我文思如尿崩忍不住把昨天的脑洞写出来……结果还不会起名字,就用紫魔王的代表作吧_(:з」∠)_

但是文笔差逻辑差什么都差大家不要在意啊唔qwq

琅琊榜&幻三四混合脑洞,大概就是靖苏被楼紫秀恩爱闪瞎了双眼然后以二位前辈为榜样奋起直追的故事,甜甜甜,lo主是个傻白甜不会捅刀=-=


———————————————————————————————

火树银花不夜天,正值上元之夜,难得平日里戒备森严的金陵城也放开了宵禁,各式花灯在街上缀成一条璀璨灯河。

若说这个新年过的最舒心的,莫过于言府的言豫津言公子。除夕之夜能与父亲尽释前嫌,父子二人相伴守岁,实在是他期盼许久的情景;上元之夜不仅能够头一份听到宫羽姑娘所奏的十三先生新曲,宫羽姑娘还一口答应了苏兄的邀请,在景睿生日那天前去谢府助兴。豫津不由转过头去看了看身边正在整装的苏先生——饶是得了美人青睐,苏先生还是平日里云淡风轻的模样。说起来这两次意外之喜,还都是托了这位金陵城中人人敬仰的苏哲苏先生的福。思及此,心中那点小小的别扭也就随之烟消云散。想着此时回家沐浴之后,在床上与周公相约一局,也算是给这个新年留一个完美的结局。

然而豫津忘了,除了“春风得意马蹄疾”,还有句老话叫做“人生之不如意十之八九”。就在三人准备起身告辞的时候,门外一阵呼喝之声把原本宾主尽欢的和谐氛围破坏的一干二净。

竟然有人在妙音坊中闹事,就连素来算无遗策的梅长苏也始料未及。他并不记得自己在此处还安排了这样一出戏,于是不着痕迹地向宫羽使了个眼色,却发现宫羽也是手足无措的模样——若是平常打发了也就是了,却不想今天会在宗主驾临之时发生这样的事情。艳冠群芳的宫羽姑娘越想越花容失色,若不是萧言二人还在场,她恐怕是当场就要跪下向宗主请罪。

听着越来越近的喧闹声,梅长苏也不由得心中起疑。这只怕并不是金陵城中那些纨绔公子哥儿能闹出来的动静——虽然在此前这种事情在金陵并不少见。但是一来这妙音坊素来以风雅著称,来此处的常客也以“雅”字标榜自己,此种无理取闹的行径只会让自己在坊中姑娘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实在是得不偿失;二来若是不小心冒犯了什么贵人,就算是出身和自己相当的人,也是这些公子哥儿担当不起的,年前何文新的血迹可是还没有干透呢;三来则是,自己前来妙音坊中,宫羽和十三先生事先定然会安排好重重防卫,能够突破二人布局直接闹到这个门前,恐怕身手定然不凡;四来嘛……

“喂!不是说这里是人间第一享受之地么?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本大爷可都听到琴声了,为什么宫羽姑娘弹了琴却不给我们听?这好事情哪能独自享受,要给大家一起分享啊!”且不说此人不似金陵口音,这声音如此中气十足,清越洪亮,也和金陵中盛行的慵懒颓靡之风大相径庭。

苏先生方理出个头绪,身边的豫津早已按捺不住了。“怎么什么污遭的人都往里放,快打出去打出去,别冲撞了宫姑娘!”梅长苏一边拉住豫津劝道:“豫津,今日是上元佳节,想来那人也是心有不快才口出无礼之言,何必计较坏了自己兴致。”一边向宫羽又使了个眼色,他倒也想会会这位敢在江左盟地盘上撒泼的勇士。

房门一开,屋内四人齐齐愣住。梅长苏瞬间明白了,此人能够一路闯入此地,不仅是他身手不凡,和他本身也有莫大关系。单看形容,斜眉入鬓目若朗星,是难得一见的丰神俊朗。纵然梅长苏见多识广,在江湖上广有结交,也不得不承认,这人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好样貌。只是此时正值寒冬腊月,人们尚裹着厚重冬衣之时,这人居然一袭单衣飘飘荡荡,还大喇喇的露了一只胳膊在外面。更引人注目的是,这人明明是青年模样,却是满满一头银发!本以为鹤发童颜之姿只存于书中笔墨之间,没想到还能在世间得见如此奇人。加之一身天然的潇洒之意,他在众人心中登徒子的形象瞬间淡去许多,隐约之间还塑造了一个得道高人的形象。

众人再定睛一看,此人身后还有一位年轻公子。与银发公子相比稍显单薄的身躯裹在厚厚的紫袍和狐裘之中,更显得眉眼精致,黑眸中隐隐透出莹润的紫光。乍一看以为是一位气质如玉的文弱公子,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清贵之气与凛然之意,寻常人等怕是难以与其对视片刻。

就像是……天家之人。

这个一闪而过的想法让梅长苏不由得悚然一惊。若论金陵城中的皇亲显贵,他早就了然于胸,也从未见过这两位公子,莫不是他国而来之人?只是在自己的情报网中也从未听闻大梁周边各国有此等人物,想来是有通天的本领,竟然能够瞒过向来以通晓天下万事著称的琅琊阁——早就知道蔺晨不是个靠谱的。

“金陵城中暗流涌动,也不知道此时大梁是招了哪个邻居的青睐,竟然请了这么两位高人来此探听。”梅长苏心中如此暗道,素来波澜不惊的面上也带了几不可查的寒霜之色。不想那位紫袍公子眸光流转清浅一笑,似是有所察觉。只是那位掀起了纷争的“罪魁祸首”却丝毫没有感到这突如其来的敌意——

“哎?怎么这里还有人啊?”他挠了挠银发,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很快恢复到刚才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要是宫羽姑娘有客人,你们早说就好了嘛!干嘛这样遮遮掩掩的!搞得像本大爷多不受人待见一样!我就说像本大爷这样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怎么会有人不肯见呢?”

感情这位仁兄完全不知道,他此前在众人心中已经被定位成了登徒子了呢。

此时后侧的紫袍公子上前一步,向众人作了一揖到:“诸位公子实在抱歉,我与好友初来金陵,听闻妙音坊中宫羽姑娘琴艺高绝,特来拜会。不想扰了诸位雅兴,只是不知如何才能一表歉意……”好在此时宫羽及时接话道:“是我今日与……与苏先生还有萧公子言公子有约,不想妙音坊中对二位招待不周。若是日后二位还愿意听宫羽嘲哳之音,尽管来妙音坊便是,宫羽定然扫榻以待。”

就连宫羽姑娘都出面了,他们这些做客的再不说几句也实在过意不去。“既然是误会一场,大家说开了就好。相逢即是有缘,不如彼此做个朋友?在下言豫津,乃是金陵人士,两位若是在这里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就是!”一旁的萧景睿看着好友变脸如同翻书般的速度,暗暗叹了一口气,也报上了自家姓名。

“在下苏哲。”没想到向来礼数周全的苏先生此时只是简简单单报上自家名号就袖手立于一旁。那位紫袍公子微微一笑说道:“初来金陵就能结识到两位侯府公子,还有名满京城的客卿苏先生,实在有幸。在下紫丞,这位是在下好友楼澈楼兄。”被称为楼兄的人早已笑开了,“我就喜欢豫津兄弟的爽快!我们可还要在金陵呆上一段时间,到时候来找你玩啊!”

看来还是个无知无觉的自来熟。

几人客套了一番,天色也渐晚了,便打算离开妙音坊。只是楼澈似乎因为未能近距离听到宫羽姑娘的演奏,总是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模样。于是紫丞微笑对他说道:“楼兄,我看这街上火树银花的繁盛景象难得一见,我们出去看看花灯可好?”“唔……可是……”一旁的豫津也忍不住说到:“楼兄啊,这花灯可不止好看,灯上还有灯谜可以猜,猜中的人还有不少奖励呢!”紫丞闻言笑意更深:“楼兄素来擅长覆射之术,这街上的花灯我也甚是喜欢,不如楼兄为我赢几盏花灯回去可好?”此言一出,原本有些垂头丧气的楼澈瞬间生龙活虎了起来,“猜谜什么的可是本大爷最擅长的了!弹琴的你看着,虽然本大爷没有给你要到曲谱,但是一定能把整街的花灯都给你赢回去!

众人在妙音坊门口告辞之后却分道而行。梅长苏心中始终对于紫丞这个名字有着隐约熟悉的感觉,似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是此时千头万绪,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不由得回身看向那两人。却见二人在万展灯火中相携而去。风姿卓绝的背影随虽渐隐于华灯光彩之中,二人之间的亲密无间却愈发清晰。

梅长苏心中暗暗嘲笑自己一声,压下那些不知何时从理智的缝隙间偷偷溜出来的情愫,转身投入夜色之中。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