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流云奔壑 02(靖苏&楼紫混合脑洞)

上次说到:尚是单身狗的酥胸被楼紫二人闪瞎了眼,想到自家水牛默默心塞

这次放靖王宝宝出来露个面吧o(*≧▽≦)ツ 

————————————————————————————————

        回程的路途上三人各自都是若有所思的模样,似乎是在回味今天的一番“奇遇”。就连平日里最活跃的豫津也缄默许久。

        最终还是他打开了话匣子:“我说,你们不觉得今天遇到的这两个人,真的很……很可疑?”

        看来言公子虽然表面上一副跳脱的样子,实际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心宽。

      “他们不是说是从外地来到金陵的,怎么好像对我们三个人的事情了如指掌一样?”

      “这倒是算一个疑点,不过仔细想想也不足为怪,”景睿看着好友,忍住笑意说到:“言公子可是琅琊公子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想来稍微通晓世事的江湖人士认识你,也不是什么怪事。”

        此言一出,就连一旁垂目深思的梅长苏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去去去!你俩一个榜首一个榜眼,偏偏要来笑话我,有意思没有?”豫津一脸嫌弃的捶了好友两下,“你倒是说说这俩人哪里奇怪了?”

       “这二人虽然看上去不过寻常年轻公子,但是观其吐息和脚步就可知身手不凡,我稍微探了探二人内息,恐怕就连——”

      “就连卓庄主,恐怕也难以企及是么?”梅长苏总算抬起他的眼睛。景睿似乎没有想过除了蒙挚大统领和传说中的琅琊高手榜的第一之外,还能遇到比卓家爹爹功力更胜一筹之人。

       “行啊景睿!这都能看出来了!我都没来得及注意。哎,那位紫丞紫公子,乍一看跟苏兄还有几分相似呢,他也是个高手么?”

        景睿点点头道:“不错,这位紫公子虽看上去是位文弱书生,但是内息浑厚深不可测,想来定然是个高手。”

        豫津在一旁啧啧赞叹:“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我说句话苏兄你可别生气。要是这两位公子也在琅琊榜上走一遭,你这个榜首的位置可不一定保得住,不过……”他有些困惑的摩挲着下巴:“怎么琅琊榜上也不见这二人名号,难不成……他们已经有家室了?”

      “不,”梅长苏深深凝视二人,“还有可能是……”他话虽未说完,但是萧言二人已经领略到其中深意。

        还有可能是就连琅琊阁也不知晓世间还有如此风华绝代的人物。究竟是二人从前有通天彻地的本领能够瞒过琅琊阁,还是……

      “难不成,这俩人就是凭空冒出来的?”豫津说完就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这深更半夜的冷风一吹,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梅长苏摇摇头:“不会,我倒是觉得,紫丞这个名字很是熟悉,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说起来紫这个姓氏真是少见,不过倒是和那个公子非常相符。”豫津思索了一番,还是没有头绪“不想了不想了!就当是认识了两个朋友!今天也难得能得到宫羽姑娘的招待,不如回去好好休息一番,做什么废这些心思!”

        梅长苏与萧景睿二人相视无奈一笑,三人道别后各自回家不提。

 

        年关刚过,京城中私炮坊的案子就炸了个天上天下满天红。饶是梅长苏前几日也不得不提点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好在这次案子进展相当快速而且顺利,不仅扳倒了太子,还为靖王在朝堂之上又一次博得了好名声。眼看这个案子没有什么需要自己插手的地方了,梅长苏便又想起了上元节那天遇到的两位“可疑公子”。

       好在十三先生和宫羽都是相当得力的助手。他还没有下指令之前,就已经派童路将上元那日遇到的二人行踪报上。有时候梅长苏也觉得蒙大统领说得对,他就是操心太多了。这两人入京许久,未曾有任何异常,每日不过是游山玩水,或是在街市之中闲逛而已。

       但是他确实需要一件事情来将自己的思绪从这件案子上转移开。否则那日靖王在私炮坊旁的质问总是余音绕梁经久不散。他知道靖王如此看待一个阴诡谋士,是再正常不过,甚至是正确的。

       然而,到底意难平。

       惊觉自己的思绪又飘到了与自己只有一墙之隔的那人身上,赶忙拿起手上十三先生报上的卷宗,想要平复一下心绪,却发现某一处已经被自己发呆时的小动作搓皱了。说起来这一块汇报的是楼紫二人在金陵中的住处,到没有什么特别的关键。二人似是自除夕之后不久来到金陵,此后便一直借住在城南一家刘姓商户的宅院之中,想来是二人故交。从十三先生探查的情况来看,这刘姓的商户也不过是守着祖业世代相传的普通商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不知为何,刘,紫这两个姓氏始终在梅长苏脑海中盘旋,似是有什么奇妙的关联。

       刘姓在本朝不算什么显贵之姓,不似在汉时——

       等等!

       一个连梅长苏自己都觉得荒谬的猜想从他脑中划过,然而他急需验证一下这个猜想的对错。

       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两人可就真是连自己也处理不了的大麻烦。

 

       萧景琰虽然素来不忿于梅长苏的做法,但是这次确确实实是他错怪了人家。想来不论他动机究竟如何,为自己费尽心力筹划是真的。这次确实是自己欠了他一句抱歉。这样想着,他拉动了苏宅门口的铜铃,然而开门的却是飞流。

       蓝袍的小侍卫虽然不太喜欢他的样子,但是还是把他领了进去。

     “苏先生呢?他可是有什么事情?”此前也有碰到苏先生有其他“要事”处理的时候,不过一般都让他在密道中等候。这般让他进来却没有亲自来迎接的情况还是少见,莫不是身体又有不适?

      “找书。”小侍卫向来惜字如金,靖王殿下也没放在心上。转眼就来到书房面前,然而静王殿下刚踏入书房一步,就被一本飞来横书糊住了视线。

       将书作为暗器的梅宗主听到不同于书落在地上的音色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情急之下居然糊了自家主君一脸,忙起身忙道失礼。靖王摆了摆手,心想难得见到苏先生这般……活泼的模样,再看看手上那本……暗器,“神魔异事录,苏先生怎么想起来看这些书了?”

     “闲来无事,徒做消遣罢了。”


——————————————————————————————

说起来紫丞大大设定虽然是“病弱”,但是战斗力真的不可小觑。除了是整队的智商担当,也是整队DPS担当……和楼兄的一套配合下来伤害简直爆炸

其实苏兄不去接靖王是因为默默在怄气,但是糊他一脸是苏兄也没想到的,自己居然丢的这么准——不过还是挺解气的←苏兄内心如此想到【。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