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流云奔壑 03(靖苏&楼紫混合脑洞)

苏兄的恋情稍微有一丢丢的发展,楼紫依然秀恩爱瞩目

两个腹黑的对手戏太难写了啦啦啦啦啦【才不是lo主智商不够呢哼

————————————————————————————————

梅长苏没想到去城南的路居然这么长,长到他在马车摇摇晃晃的颠簸中昏昏沉沉的浅眠过去。一般来说他是不会允许自己在苏宅以外的地方睡着的,怕自己层出不穷的噩梦有意无意地泄露了他的秘密。然而最近连些天来的疲累让他本身就虚弱的身体有些受不住,“就当是为稍后的事情养精蓄锐吧。”

好在刚闭上眼,迎来的不是寻常地狱业火般的场景,而是一个美梦。

说是梦,其实不过是又回顾了一遍前两天景琰到苏宅道歉时的场景。难得耿直的靖王殿下亲自到苏宅向自己这个谋士,为了之前在私炮坊的事情道歉。

想到他当时被书砸到脸上,惊诧地瞪大了双眼却没有怒意的样子,还有在他面前磨蹭许久,最终还是问到:“先生若是有什么忧虑的事情,也不妨跟本王说,若有能帮到先生的地方本王自当尽力而为。”稍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须得是不韪人伦道义之事。”梅长苏也就放纵自己在梦里笑了个开怀。

这个重情重义又倔强耿直的水牛,真是让自己心里又熨帖又心酸。

心绪不宁居然能被他看出来,也不知是自己功力退步了,还是他有所进益呢?

马车倏然停下,外面传来黎纲说到“宗主,刘宅到了”的声音将梅长苏从为数不多的美梦中唤醒。手中的请帖还微微散发着清浅香气——

“听闻苏兄尤擅音律,在下近日新得一谱,特邀苏兄共赏。”

署名大喇喇的写上了“紫丞”二字,想来对方成竹在胸,就算自己知道了他的身份也无可奈何。

虽然麒麟才子的名号在江湖上叫的响亮,梅长苏素来不敢以“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态自居。谁又比谁聪明几分呢?不过是自己比他人多了一分执念和专注而已。重回金陵以来,也得益于自己十几年的未雨绸缪,才能立于不败之地。面对一个只流传在野史杂谈中的人物,

自己的了解太少太少了,就算是只言片语也能看出背后隐藏的深沉心思和凡人难以企及的神魔之力。自己不过方才探知了对方一点点的底细,对方的“战书”就已经送到了手上。

    只是自己就算批了梅长苏的皮囊,心中那点林殊的傲骨还没有折。临到阵前,怎会怯战?

 

这间宅子从制式上来看,不过是一间普通的商人能够住得起的民居,然而宅中景致布局古朴雅致,显然是出自名家之手。步入宅子不多时,就有幽幽琴音传来。那乐声似在耳边清晰可闻,却又有一种遥不可及的渺远之感。曲调清淡似云中月,又有一番辽远疏阔之感,让人仿佛置于浩渺天地之间,感叹宇宙苍茫,人世浮生不过沧海一粟。

若不是这首曲子,乃是不久前梅长苏托十三先生所做,恐怕连宫羽都还没有见过,原本是想以此曲拜会楼紫二人的话,梅长苏还是很乐意与抚琴之人切磋音律的。

琴声戛然而止,梅长苏也正好走到了一座翠竹掩映的亭前,亭中端坐抚琴之人,正是上元那日见过的紫丞。

“苏先生拨冗前来,实在是紫某之幸,苏先生请。”

梅长苏脚下未动,作揖笑道:“承蒙黎王殿下相邀,苏某怎敢不来。”

话音未落,眼前闪过一道白影。正是另外一位“高人”楼澈将紫丞牢牢护在身后,俊颜上满是紧张与戒备。“你是怎么知道的?”难得平常闲散浪荡的人有这般严肃的样子,来人若是对紫丞有半点不利,他一定不由分说上去和那人好好“理论”一番。

“楼兄,是我告诉苏先生的。”楼澈听到此言,才悻悻地放下手臂,面上有几分尴尬的神色,“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哎呀!好险好险,本大爷的酒都差点洒了!”

紫丞一边将梅长苏引上座,一边笑着向楼澈说到:“辛苦楼兄取来的好酒,今日天寒,楼兄帮我热热可好?”“包在本大爷身上!”又是银光一闪,楼澈的身影已经不在眼前。紫丞这才向梅长苏说到:“不过是旧日行走人间时的身份,如今时过境迁,苏先生也不必再提了。”

时过境迁说明这位曾经策动风云,将诸方豪强玩弄于股掌的黎王殿下,不,紫丞公子对于复兴旧朝没有什么兴趣。但这并没有让梅长苏放下心来,如果不是对人世政权感兴趣,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出现在此地呢?不由得联想到书上一些隐隐约约的暗示——黎王与魔族有关。从前梅长苏一向不相信这些神鬼之说,但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的二人让他不得不重新把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纳入考虑的范围之内。

“看来人间还是留下了些蛛丝马迹,”紫丞拨了拨琴弦,“苏先生查到的线索一点不错,紫某确实与魔族有关。”

“紫某乃是如今魔族之主,统领魔界。”紫丞面上笑容不改,说出来的话却让梅长苏一点也笑不起来。

“紫某必生所愿,不过族人有一方天地能够安居乐业,如今心愿已成,魔界欣欣向荣,对于人间纷争,紫某也无需再插手了。此次不过是闲时与楼兄来人间游历一番,寻访几位故友。”

“倒是苏先生——”紫丞略微停顿,笑意更深:“从地狱归来,想来不只是到金陵来养病的吧。”

对于紫丞点破自己的身份,梅长苏并不感到惊讶,想来人家自有常人不能想象的手段。“紫公子不是说,对于人间之事不在插手?”

“确实如此,只不过在路过金陵的时候,作为旁观者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金陵乃是大梁都城,城上自有紫气以彰大梁气运,如今金陵上空虽然紫气冲霄,却隐隐有盛极反衰之势。天子坐镇之处,也自有龙气环绕。虽然龙气之词不过历来帝王用以笼络民心的说法,但是却也误打误撞的有那么几分道理。若无天命相佑,也成不了统领四方的一国之主。只是纵观金陵城中,除了宫禁之中,剩下的那一股龙气,可不在苏先生院后。”

所以呢?梅长苏看着紫丞温润的眼眸心想,这是来告诉我,我一开始就输了吗?

因为他是魔君,能看气运,断天命,所以就能以高高在上的悲悯姿态提醒自己,一开始就走的是一盘必输之局吗?而他的敌人也不是誉王不是太子,也不是如今的梁帝,而是世间所有人都躲不过去的那只翻云覆雨手?

可是天命是什么呢?

天命就是注定让朋友相隔天涯,爱人阴阳两端?

天命就是注定让七万忠魂付之一炬永远不得沉冤昭雪?

天命就是注定让大梁江山掌握在虚伪薄情之人手中一点点颓丧?

天命就是注定让百姓被当做当权者的棋子,到头来还要流离失所,饱受战乱之苦?

他偏偏不信这样的天命。

“就算天命执意如此,”梅长苏看着紫丞,眼神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我也一定会将这个江山送到治世之君手中,若是有天谴,林殊一人承担便是。”

 

最后还是楼澈提来的两壶温酒打破了两人之间凝重的气氛。梅长苏这时倒是想起来谨遵医嘱,滴酒不沾。三人不过探讨了一番十三先生的新曲,梅长苏便起身告辞而去。

二人在刘宅门口分别之时,梅长苏深深作了一揖说到:“想来魔君是比苏某更不信天命之人,此番提点,苏某感激不尽,告辞。”

紫丞浅笑回礼,“若是苏先生觉得安神香的效果不错,只管来找紫某便是。”

紫丞看着梅长苏上了马车,刚一转身,便被身边的人揽住了。

“弹琴的……”平常大大咧咧的人此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逗得紫丞忍俊不禁,“无妨,想到一些陈年旧事而已。”

“弹琴的,你想帮他么?”“不,”紫丞摇摇头,“人间的事我不会再插手了,楼兄无需担心。只是那人命中还有一厄,我欣赏他的才学,若到了危急关头,替他化解了便是。说起来楼兄不是还为了带了什么东西么?”楼澈这才眉开眼笑的带着紫丞去品尝他在街上搜罗来的各式糕点。

———————————————————————————————

关于紫魔王是怎么知道苏兄真实身份的:

刘绪:皇兄QAQ!!!皇兄你造么人间又给我一口气送来七万冤魂还有一个居然跑掉了嘤嘤嘤!人家好累啦求抱抱求安慰QAQ【飞扑

楼澈:阴沉脸的你把弹琴的放开!!你不是十殿阎罗专门处理这些事情的么撒什么娇啊!!!!

【是的,紫魔王是地府实力关系户】

苏兄:凸,你个挂逼


关于龙气:

lo主:所以说这个龙气现在在谁身上其实我也不知道

基友:大概是太子那个搓比吧,不然气运怎么会由盛转衰

lo主:OJZ你说的好有道理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