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树洞]追了我六年的人告诉我,他这么做是因为“我们是朋友”【番外】

说好的嘿嘿嘿番外来啦!

设定是在四战结束之后两三年左右

十八九岁的少年的爱的初体验

前文太多不想贴链接大家可以点我头像进去翻【跪

低调低调……但愿不会被删QAQ

———————————————————————————————

番外

爱的初体验

 

尽管宇智波家的少爷对于恋人那个“连猪窝都不如”的单身公寓表达了充分的嫌弃,但是总归比那个破破烂烂常年无人居住,自己也完全懒得去修理的宇智波大宅要有人气的多。所以还是在某次任务之后拖着鸣人去配了一把“猪窝不如”的备用钥匙,正式宣告了两个人的同居。

很快两个人就发现,其实同居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特别是鸣人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单人床的时候。忍者对于睡眠的环境没有太大的苛求,而且只要是两个人睡在一起怎么样都很安心,然而他们忽略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正处在十八九岁的年龄,每天和恋人亲密地挤在温暖的单人床上,生理需求就成为了影响他俩睡眠质量和工作效率的最大因素。

这个问题在早上起床的时候最为明显,嗯——男人嘛大家都懂的,尤其是还经过了一个晚上的酝酿。但是这个情况使得两个人早上使用卫生间的时间比以前多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还是轮流使用的),两位英雄顶着黑眼圈朝着集合地点狂奔就成为了一段时间内木叶村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闹得整个村子里都人心惶惶,以为又有哪个不长眼的大boss正在筹划着惊天的阴谋。然而有的时候就算是佐助的瞬身之术也不能保证两个人准时到达,队友只能默默在心里感叹这两个人怎么好的不学,光把六代目火影爱迟到的坏习惯学的有模有样。

最后在队友的抱怨,鹿丸的牢骚,小樱的正义铁拳的威慑下,两位拯救世界的少年不得不直面这个可能比不知道往上多少辈的祖奶奶还要棘手的难题。

不过既然已经成为恋人了,做这种事情也是合情合理的吧我说——鸣人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佐助压在身下,用唇轻轻地抿住了他的耳垂。嘴唇上的温度让鸣人不用看也知道自家恋人的耳垂一定已经变成了他最喜欢的食物的颜色,自己的耳边也传来了恋人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仿佛还带着黏黏腻腻的水汽。

好的!没有推开我!第一步大成功啊我说!在感受到恋人两腿之间越来越有存在感的小佐助的时候,鸣人的唇顺着佐助线条优美的脖颈逐渐向下游移,最终停留在了平时怎么看的都不够的锁骨上。双手下滑到了恋人的腰间,想起当初在蛇窝重逢时佐助那套一看就很好脱衣服,更加急不可耐的解开了他的腰带。

接下来的一切都感觉很顺利,两个人一边交换着吻一边褪去彼此的衣服,皮肤直接细细密密的接触,仿佛在测探对方身上的每一道纹理。手不住地抚摸着爱人肌理分明的身体,就像被黏在了爱人身上一样挪不开手。当鸣人不断摩挲着佐助腰线的时候,感受到了身下人突然的颤抖,于是再接再厉地吻上雪白的胸膛上诱人的乳尖,终于听到了恋人忍不住发出了惊喘,随后被傲娇的佐助大力的拉起来,回敬了一个粗暴的吻。

两个人都好像要沉醉在梦中一样,直到——

“等一下啊白痴!你不会打算就这样进来吧?!”

“啊咧,不然要怎么做啊……”

“起码要润滑一下吧!!”

僵直了仅仅一下下之后,两个人火速地从床上爬起来翻箱倒柜,可惜的是两位平常风里来雨里去也毫不在意,就连一罐护手霜也找不到。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鸣人虽然是木叶的大英雄,但是从小的经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忍者学校也不负责性教育——好吧未来的七代目瞬间打算在上台之后把这个事情提上议程。毕业之后的生活基本就是在打架、找佐助、找佐助打架顺便轰掉boss之中度过。就算曾经师从以没有节操而出名的好色,不对,蛤蟆仙人自来也,这位三忍之一的大人可能也顾忌到了自家徒弟四代目火影夫妻的英灵在上,不敢向鸣人传授一些太没节操的东西,更不用说教他怎么样跟同性的恋人做爱做的事情。

而佐助虽然有段时间开启了一副看透了世界黑暗的中二模式,终究也只是中二而已,本质上还是个勤奋刻苦的好学生,虽说应该比鸣人博闻强识一些——嘛,还是不包括这些偏门冷门的知识的。能够说出润滑两个字,只是他有一种如果让鸣人就这么进来了,可能他会伤的比四战刚结束的时候还要惨的直觉。

总的说来,能够仅仅在冲动的驱使下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两位年轻的精英忍者搓火的面面相觑着,室内保持着一种奇异的静默。最后还是鸣人开了口——

“要不……这会儿去找小樱要一点?”

“…………”

“佐助你冷静!!不要开万花筒啊我说!!”

反正你这会儿去了也会被小樱打个半死,不如我来替天行道好了——佐助这样想着,用天照结束了第一次不太美好的体验。

 

 

鸣人想到之前在论坛爬楼的时候网友对于卡卡西老师的评价,“为我们带来了网络的人民的好火影”,这个时候不能更加赞同。好在有了网络这种东西,才能暗搓搓地搜索到一些如果拿去问小樱一定会被直接揍飞的问题。

最终总算是知道了做那个事情的一些步骤和必备的道具,比如润滑剂和套套什么的,但是紧接着问题又来了。

“为什么一定要我去买这些鬼东西啊我说!”

“这只是正常的行为而已啊!”

“那佐助你为什么不去啊!”

说完就看到曾经面不改色地说出“我是一个复仇者”“我要毁灭木叶”“我要改革”这样耻度爆表的中二台词的恋人瞬间红了脸,目光移向了别处,最后用一种“再说我就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的暴怒的眼神盯着自己,还是扛不住投降了

“好好好,我去就是了的说。”

于是一直信奉“堂堂正正”“有话直说”的鸣人罩上了鸭舌帽遮住了一头时刻怒发冲冠的金毛,戴上了墨镜和口罩盖住了标示性的胡须,最后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进了不知道从哪里翻找出来的长到脚踝的大衣,鬼鬼祟祟地摸进了便利店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货架上拿起了一瓶润滑剂和一盒套套,在店员惊异和质疑的眼神中迅速付账走人。

我真的不是变态啊我说!

所以,鸣人大人您为什么不用变身术呢?

大概恋爱中的男人都是傻瓜吧。

 

 

佐助看着摆在桌上的必备用品,纡尊降贵地用食指和拇指拎起了那盒小方块儿。

“草莓味儿?!”

嫌弃的眼神仿佛化为了实体的手里剑扎了鸣人一头包。

“不是我故意要买这种的啊!我就随手拿了一盒怎么知道还有这些奇怪的设定啊我说!”

鸣人在佐助的沉默中心惊胆战了好久,结果听到恋人来了一句

“为什么不是番茄味儿?”

 

 

就算前一次的体验不是很完美,鸣人还是觉得和恋人肌肤相亲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体验。就算以前在温泉或者澡堂内已经坦诚相见过了,他也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佐助的身体对他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平常白皙如玉的肌肤此时染上了红晕,配合上佐助急促的喘息,魅力指数攀升了不止一点点。

摩挲,交缠,轻吻,两个人都不断的在对方的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这次鸣人总算顺利地把手覆上了爱人挺翘的臀部,然而佐助仿佛没有意识到一般,还闭着眼睛沉醉在唇齿的交缠中。所谓机不可失,鸣人忍痛割爱一般把手从佐助身上撕下来,急匆匆地抄起了床头的润滑剂,往手上倒了起码小半瓶,又急匆匆地冲回了阵地。

探进去一个手指的时候佐助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沉迷在温热的触感中的鸣人猛然一惊。

“是不是很痛啊佐助?你还好吧我说?!”

“…………闭嘴。”

于是鸣人只好乖乖闭上嘴继续辛勤地耕耘,然而每次再加入一根手指的时候都还是忍不住絮絮叨叨地问佐助的感受,逼得傲娇的宇智波少爷只好把他的头拉下来,用嘴堵住他的嘴。

就算这样鸣人也还是感受到了当手指触摸到特定的一个点上的时候,佐助喷在他脸上更加急促和灼热的呼吸,和攀在肩上的右手加重的力度。

直到两个人的耳边已经响起了欢快的水声,鸣人再次伸出手去拿起了另外一样东西。但是天真纯情的小少年不知道,套套这种东西除了口味之外,还有大小的设定。已经箭在弦上的两个人又面临了一个尴尬的处境。

“佐助助助助助——快帮帮我啊!这玩意儿好难戴啊我说!”

佐助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看着他,明显地表示了不愿意用自己唯一的右手去做这种破廉耻的事情。鸣人只好一个人忙乱地摆弄着那个紧窄的橡胶圈,急出了一头的汗。

“别用那个了。”

“什么?”鸣人仿佛觉得自己幻听了,但是看到佐助比平常更加深沉的黑色眸子正认真地盯着自己。

“我说,别用那个了,直接进来。”

下一秒那个可怜的套子就吧唧一声掉落在了地上,不过这点可怜的响动也被佐助地惊叫声盖了过去。

和恋人合而为一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美好了,本来都以为自己会因为“情路”上的各种坎坷而留下阴影最终面临不举危机的鸣人瞬间觉得,之前的艰难险阻都是值得的。只是刚要开口的时候就被恋人一句断断续续的“闭嘴”给噎了回去,只好化悲愤为动力,把那张之前被嫌弃的单人床摇的咯吱作响。

 

 

曾经见证了两位忍界英雄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的神贴如今又被顶上了首页,不了解真相的群众点进贴子之后纷纷哀嚎着“我的眼睛!!”愤而出贴。

因为主人公之一的鸣人大人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798#

你可以起来了

10073#  中忍什么的总算考过啦

 

爬回去看了眼798#发了个什么内容……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我去给佐助大人煮红豆饭了,大家再见#再见

10074#  小当家


后来?后来就是鸣人大人又顶着一脸键盘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呢^_^

——————————————————————————————

万万没想到人生中第一次献给了鸣佐(/ω\)

自己都觉得非常有病的一篇!大家不要打我_(:з」∠)_


评论(50)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