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鸣佐]只想安静地考个中忍【04】

鸣佐两个人秀恩爱顺便考考试外加拯救问题队友的故事

原创女性角色有,不过完全跟感情线无关

奇妙时间的更新,大家不要学我【跪

前文链接:【01】【02】【03】

——————————————————————————————

萃香从来不会在智商和能力这个方面太过于谦虚,她从来都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也有为了目标不懈努力的决心。她始终觉得这次鼓起勇气找到两位新一代的传说中的忍者作为中忍考试的队友,实在是再明智不过的决定,因为这样保证了她就算在第一场考试中一道题目也答不出来,也能像现在一样身处中忍考试第二场的考场中。

唔,她这样想的时候一定不知道,打脸居然会来的这么快。

 

“嘛,中忍作为部队长的身份,需要对自己的队友和当前形势有很明晰的分析和把握的说。比如我们遇到了一个强敌,虽然身为队长的我能够轻松的解决掉敌人,但是还有小佐助和小萃香需要我保护的说,这个时候……”

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气打断了平常ky指数爆表的鸣人前辈关于第一场考试志得意满的解释,可能是因为这股寒气的发射源来自就坐在他左手边的佐助前辈。火光映照下的黑色瞳孔好像没有变红的趋势,但是另外一边被刘海遮住的轮回眼是不是在蠢蠢欲动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鸣人前辈绕开了这个话题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吃过不少苦头。

“咳咳,总的来说就是呢,当明知道敌我双方实力悬殊或者遇到不能处理的情况应该明智地选择撤退或者求援的说,尤其是这种难以搞懂的东西——大蛇丸每天都在搞些什么啊我说——更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员来处理,不然很有可能会延误战机的说。”

总算在后辈面前逞了一把前辈威风的鸣人对自己的解释满意地点点头,虽然没有看到萃香除了对于他这番说辞心悦诚服的表情背后还暗藏着“这真的是鸣人前辈而不是其他人伪装的吗?”这样的疑惑,不过他看到了身边佐助万分无奈和嫌弃的表情。

“你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啊我说!”

“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每次大喊大叫着冲上去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啊又开始了呢两位前辈,好歹也是在考试,稍微认真一点吧。

 

第二场考试的主要内容跟之前并没有什么差别,考察的就是考生们的生存和实战能力。在进入训练场前,每一个队伍都领到了一份卷轴,考生们需要解密卷轴上的信息,并且根据指示找到指定的物品,在指定的时间内交给指定的考官。只不过每个物品都会成为两个或者更多的队伍的目标,如果到达目的地之后发现已经有其他人捷足先登,那么从他人手中抢夺回来也是被认可的行为。

不过再复杂的加密对于拥有轮回眼的佐助前辈来说也不过是小儿科而已,再加上行动力一流的鸣人前辈,他们顺利地在进入训练场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就已经拿到了宇智波盖章认证的正品。现在他们要做的只是等待指定时间的到来以及防御其他小队的突袭——不过应该没有人会傻到真的来动他们的心思。

于是就算是忍者学校的教科书上再三强调了任务途中露营的时候是禁止点明火的,萃香还是享受到了能够在温暖的火堆旁边安心入睡的待遇。之前三个人达成了就算战力再强也要防范于未然的共识,不过出发点可能是为了避免过于明目张胆而显得他们太目中无人。出于对于后辈的照顾和对于整个队伍战力的考虑,选择让萃香充分的休息,而鸣人佐助两位前辈履行守夜的职责。

由于优秀的忍者的敏感,萃香还是在两位前辈换班的时候醒了过来,刚好听到佐助前辈喊鸣人前辈去休息的声音。

“嘿嘿,我可是一点都不困的说。”

“真是精力充沛的家伙啊。”

佐助明明语气嫌弃,但是仍旧靠着树干坐在了鸣人的身边,两个人低声交换着萃香听不太真切的话语,气音伴着夜色酝酿出异样暧昧的氛围。鸣人像是说到了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一边无声地笑得一脸灿烂,一边偷偷捉住了身边佐助的手,而佐助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却没有甩开摸上来的狐狸爪子。

这比忍校的小朋友们还要纯情羞涩的相处模式是怎么回事啊两位前辈。

这么想着的萃香本来打算再次闭上眼睛休息,下一幕画面却差点把她的眼珠从眼眶中震出来。

她看到鸣人前辈空出来的手将佐助前辈脸侧的碎发撩到耳后,然后轻抚着他的侧脸,渐渐地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鸣人前辈的双唇从佐助前辈的眼睑开始渐渐下移,准确地捕捉到对方的嘴唇,交换了一个仿佛要窒息的吻,细碎的水声好像比刚才低声交谈的声响还要大。

如果说这个画面在平时各种烂俗小说和电视剧中已经见过不少,萃香还能够有一定抵抗力的话,那么接下来更劲爆的画面让萃香实在是招架不住。两个人保持着嘴唇相接的姿势,但是手已经开始对对方的衣服图谋不轨了。随着鸣人前辈逐渐下滑的吻和佐助前辈轻微的喘息声,萃香心里翻江倒海一般地咆哮——

好歹这里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女性后辈啊,结果你们一言不发就开起了车是不是太过分了啊!

萃香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的话,她很有可能在法定年龄之前就被强行打开什么奇怪的新世界大门——啊大人的世界真是太污秽了。于是她尽自己所能地翻了一个看起来自然无比的身,身后的动静才逐渐消停下去。本来以为可以装做什么都没发生她也什么都不知道的一带而过,然而佐助前辈清冷的声音无情地打破了她的幻想,

“休息好了就起来吧,准备出发了。”

萃香看着两位前辈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羞愧反而一脸被打扰了所以万分不爽的表情,开始怀疑起了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正确性。

 

如果说前一天晚上两个污秽的大人办事未遂只是小队在相处中的一个小插曲,那么第二天的变故就可以说是往本身就微妙的关系中又扎入了一根难以拔除的刺。

原本从草丛后面冒出的敌人在看到标志性的金发和黑发的时候就已经打算撤退,但是对面小队中的女生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是萃香的死对头,大概是实在不忿萃香优哉游哉的模样,还是在撤退前开口说道

“丢下原来的队友选择传说中的前辈还真是明智啊,只可惜你现在马上就要通过第二关了,你的两个笨蛋队友们还不知道他们的报名表是被谁弄丢了呢。”

说完就在队友的掩护下扬长而去,留下萃香一个人近距离深切感受到两位前辈压倒性的实力带来的恐惧。

如芒在背。

——————————————————————————————

基友:你还卡着文呢

我:没有啊理顺了但是好不想坐在电脑前码字我想上床打滚……

基友:你再不好好更文我就把你的团扇都烧掉

我:qwqqqqqqq


评论(2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