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鸣佐]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宇智波

原梗是来自小粉红的一个楼,大概是说如果宇智波开眼条件是跟真爱拉小手打啵还有上本垒会怎么样【

实在是太有意思了然后捡过来写了一个短篇可是自己写出来的好没意思啊【哭哭

——————————————————————————————

木叶村二把手,智商高达200+的奈良鹿丸先生叹了两天以来的第168口气,因为他的顶头上司,七代目火影大人已经强行罢工两天多了。

说是强行罢工是因为,虽然七代目大人本体——绝对不是影分身——还老老实实坐在火影办公桌后,但是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失魂落魄的状态,偶尔表情呆滞,偶尔焦躁不安,总之不是什么能够好好工作的样子。

鹿丸叹了这两天以来的第169口气,推开火影办公室的门,果不其然看到七代目火影大人正在叹不知道第多少口气。不管是出于公事的考量还是对兄弟的关怀,鹿丸都觉得有必要拯救一下深陷泥潭的鸣人。

“我说你啊,真这么想知道的话直接去问清楚不就好了。”

“可是……可是这种事情要怎么问啊我说!敢情最后被天照的不是你们啊!”

“你要是再不处理一下这些公文,在你被天照烧成灰之前你就会先被他们埋起来。”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的说/(ㄒoㄒ)/~~”

 

让七代目大人这样神魂不安的不是宇智波本人就是和宇智波本人相关的事情,这一次也不例外。自从三天前那篇“科学论文”的相关报道放在了鸣人面前,擅长风属性核武器打击的七代目就体验了一把被自己的螺旋手里剑转到是怎么样一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那篇科学论文一看就是出自于当年的叛忍然而如今为忍界科学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的Dr.大蛇丸,不过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被洗白了之后的大蛇丸依然没有放弃他对于写轮眼这个超强血继限界的好奇心。

其实准确来说,自从四战之后,对于写轮眼怀有好奇心的人不减反增。毕竟四战的火可以说是由宇智波的团扇扇起来的,同时他们也都在战场上见识到了这种一言不合就开高达的霸道的压倒性力量。人类对于力量的追求都是无止境的,就算如今想觊觎写轮眼的话不仅要考虑到对抗月读天照和高达等等一系列招式,还会收获到木叶七代目火影友情赠送的一系列螺旋丸大礼包,但是好奇一下总归是可以的嘛。

这篇论文就从一个新颖的角度来向大家科普了忍界最强血继限界——

《浅论写轮眼开眼以及进化条件》

 

Dr.大蛇丸的科学素养一直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在四战中他还成功转生出了历代火影,因此从二代目火影那里得知了一些关于写轮眼开眼的信息,使得他这篇论文看上去十分具有说服力。

根据二代目的理论,宇智波家族的人在经历剧烈的感情冲击时会对大脑和视觉神经产生影响,因此导致了写轮眼的产生或者是不同阶段的写轮眼的进化。在以前这种剧烈的感情冲击一般被认定为是负面的,例如经历了至亲至爱之人的死亡或者是对于自己力量不足的懊恼。但是在庞大的宇智波家族悠久的历史中,也不是每个写轮眼的拥有者都是命里带煞死爹死妈的,还是有一定数量的家庭美满生活幸福同时也拥有写轮眼的人生赢家。根据文献和之前调查的结果,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影响写轮眼开眼或者是进化的感情冲击不一定就是负面的,也有可能是极度喜悦这样的正面情绪。

简单点说,一个宇智波在被爱人告白的时候可能就会开启一勾玉,拉个小手可能就会开启二勾玉,亲吻可能得到完全体的三勾玉写轮眼,达到本垒后也许就会开启万花筒写轮眼——在双方都是彼此真爱的前提下。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要获得永恒万花筒写轮眼,还是要靠兄弟之间的瞳力传输。

 

这个论点一经提出就掀起了轩然大波,宇智波的名号再次在全忍界的讨论话题中占据了No.1的地位,不过这次情况好像有点不一样——

“什么原来宇智波开眼是这么简单的吗!”

“那不是会变成全族恰拉宇智波么,天啊撸好可怕!”

“毕竟爱的战士宇智波一族嘛┑( ̄Д ̄)┍”

“真心人,借你的【哔——】一用让我开个眼。”

“你连写轮眼都不为我开还好意思说爱我?”

“对不起,其实我在认识你之前就已经开了眼,我对你……”

“想想也是挺惨的,这样的话宇智波什么时候跟人【哔——】了以及做了什么全都能一眼看出来啊!”

就算这个时候解释写轮眼就算在宇智波族内小部分人才可能有的特殊能力,galgame一族宇智波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最后话题不可避免的引到了宇智波佐助身上,毕竟他是唯一在世的原装写轮眼,但是由于佐助还有轮回眼的力量,于是讨论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说轮回眼开启条件是什么,被阳遁的人内【哔——】吗?”

“挖槽难道他们真的在战场上……?!?!”

鸣人看到这里的时候实在是忍不住披上马甲跳出来澄清当年他和佐助真的没有在战场上做这些虽然羞耻但是一想起来就很令人兴奋的事情,也不能阻止大家纷纷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以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宇智波。”

 

 

让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七代目火影焦躁不安的原因其实很大程度上跟他自己有关系,他在今天才知道原来写轮眼还有不同阶段的区分。在之前他大致知道普通的写轮眼跟万花筒是有区别的,但是没有想到还有不同勾玉数的进化历程。这让一直自诩为最了解佐助的他产生了很大的心理落差,感觉缺席了佐助人生历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从生理上到心理上的各个方面。

说白了就是以前神经大条从来没有好好观察过佐助的写轮眼变化,如今确定了关系之后想了解恋人当初的感情波动,但是怎么也回想不起来,而且还很怂的不敢去找本人当面问个清楚。

 

 

啊啊当初貌似从波之国回来之后,在中忍考试的时候佐助就用到写轮眼了的说,所以当初开眼果然还是为了我——什么啊谁需要他保护啊!不过我的魅力还真是没法抗拒的说,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小佐助。

哎不过在蛇窟见面的时候佐助就已经是三勾玉了的说,后来就直接是万花筒了……唔那个应该是大舅子给他的……可是开眼到三勾玉之间发生了什么啊完全不知道的说!

到底是跟喜欢的人【哔——】过还是又经历了什么痛苦的不得了的事情啊我说!

啊啊啊超——想知道啊!

鸣人不是小心眼的人,佐助在跟他确定恋爱关系之前毕竟他们都维持着纯洁的“朋友”关系,所以之前有过交往的对象好像也不是奇怪的事情——可是为什么他完全不知道!佐助完全没有透露过相关的信息啊也太不够意思了!接着鸣人仔细想了想,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佐助在蛇窟了完成了写轮眼的进化。

那简直太可怕了的说!!!!!!

毕竟蛇窟里面的那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以大蛇丸为首一个赛过一个的变态。在那帮家伙的围绕下,不管是佐助跟某个人交往过还是因为他们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都让鸣人一遇到佐助就会变脆弱的心灵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啊啊啊啊不行我一定要去问清楚的说!

 

结果鹿丸走进火影办公室发现鸣人连一个影分身都没有留下的时候以为他这是去解开心结了,默默在心里替他的翘班行为进行开脱,没想到这人过了半个小时就回来了。

“这么快?佐助没跟你回来?”

“什么啊我没有去找佐助的说。”

看来自己实在是太高估他了,鹿丸此时只想把手上的文件都摁在鸣人脸上。

 

 

半个小时之前的七代目没有去找在外出差的恋人,而是跑到了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大蛇丸那里。然而Dr.大蛇丸看到气势汹汹前来“拜访”的七代目火影,一副“就知道你要来”的表情,连头都不从他面前的实验数据里抬一下,用“啊呀七代目大人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啊”这样的语气敷衍地招待了一下鸣人。

“大蛇丸我有事要问你的说!佐助那个……呃……”

原本给自己鼓足的干劲和在脑海里过了好多遍的台词在一说到恋人名字的时候就卡了壳,鸣人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这种事情拿来问其他人好像更加羞耻。

“如果说是佐助君的事情的话问我是没有用的哟”大蛇丸总算舍得抬起头,“毕竟佐助君当初来找我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三勾玉的写轮眼呢。”一直难以捉摸的科学家一秒换了表情,一副“居然对那么年幼的佐助君就下手了呢,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火影”的表情让鸣人一口老血梗在心头。

不要用那种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我啊我说!当初对佐助下手的人明明是你!要变态谁比得过你啊我说!!!!!

 

 

鹿丸还没有来得及实施以下犯上的暴力行为,刚刚回到办公室的鸣人又一个激灵跳起来。

“鹿丸我今天就先回去了的说!佐助还有两个小时就能到村子了我先去给他烧水做饭了!”

鹿丸已经不想吐槽到底是做饭还是下面给他吃这种【哔——】的段子,就算早已经清楚了解过人形GPS的功能,就算现充如鹿丸也觉得真是瞎了我的眼。

 

 

佐助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金毛的白痴在厨房的背影有瞬间的僵直,就算食物的香气和浴室里的水声安抚了他疲惫的神经,也不能抚平他“这个白痴吊车尾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的无奈。

“我回来了。”

“啊!佐、佐助!!你回来了!啊哈哈哈你先坐下来休息啊!”居然连脸都不转过来。

“……吊车尾的。”

“啊?怎、怎么了!”已经两句话没有带口癖了,一定有鬼。

“有话直说。”

“什、什么啊!你在说什么啊佐助!我就是在认真地想你啊我才不是想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开写轮眼的!”

“?你想知道那种事情做什么?”

啊……一不小心会把心里话说出来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呢,七代目。

 

 

最后佐助耐着性子听完了鸣人夹杂着无数次“我不是不信任你的说!我就是想知道而已!”以及“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简直太不够意思了”的前因后果的解释,阴沉着脸看完了大蛇丸最新的科学进展,沉默许久说出了他的标准台词。

“关你什么事。”

“哎——!!好过分啊佐助!我可是因为这个事情忧心了好久的说!”

“反正都已经过去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知道了的说!小佐助你一定是在害羞对不对!哎哟不要不好意思啦我说~”

“……你是不是傻。”

还没等佐助亮出轮回眼鸣人就已经先认了输,

“等等佐助你冷静下我知道错了的说!”然而下一刻他就端出了一副严肃正经的样子,用自己天蓝的眼睛盯着佐助一放不放。

完了,这家伙又要嘴遁了。

然而佐助还没来得及用装盾抵御攻击,鸣人就已经先开了口——

“可是佐助啊,我是真的很想知道的说。我一直在一点一点的了解你的事情,希望能够更理解你更靠近你的说。但是现在我发现有那么一段时间里我一点都不了解你的事情,不管是你的快乐还是你的痛苦,我都不知道——这样想想就觉得很让人难受啊我说!也许有些事情我没有办法改变但是至少我可以和你一起分担。我知道以前我的我太自以为是太神经大条了,但是现在至少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的说!”

其实鸣人就算不说这番话,佐助也知道他心里真正的想法。他当然知道鸣人并不是在计较自己的过去,鸣人对他的在意自己并不是不了解也不是毫无触动,只是他觉得如果把真相说出来,这个吊车尾一定会得意的尾巴都翘到天上去。

毕竟,两次写轮眼进阶都是因为他这种事情,自己怎么可能说的出口。

 

 

鸣人看到自家恋人别开眼神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抬头说

“我也不清楚。”

“咦???怎么会啊我说!你自己的事情都不记得吗!”

“我当时以为每个人的写轮眼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也没有在意,而且——”佐助稍作停顿,又移开视线“有些事情也不想记得那么清楚吧。”

“哎佐助助助助——抱歉的说!我不是故意的啦但是真的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造成的吗比如【哔——】这类的?”

没想到装忧郁这一招这次居然没有那么管用,佐助一边在心里用草薙剑把大蛇丸捅了一次又一次一边拎起七代目的领子,

“需要我把你的头按在水里冲掉那些污秽的思想吗七代目火影大人,要是那些村民们知道你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12岁男生【哔——】的场景他们还会这么敬仰你吗呵呵。”

最后解救了鸣人的是厨房里传来的糊锅的味道,鸣人大呼小叫的冲去厨房抢救结果还是没来得及,只好让佐助先去洗个澡,自己再去准备一份食物。

 

 

最后鸣人坐在佐助对面,看着自家恋人沐浴后变得柔软的头发,愈发显得白皙的皮肤和卸下疲惫之后精致的眉眼,突然就想开了。

“那个,佐助啊,如果过去的事情不想再说,那也无所谓的说。毕竟我们以后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在一起,以后我绝对不会放开你,不会再错过你的任何事情了的说!”

“哼,知道了。”

 

最后的最后1

佐助当天晚上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居然能把这件事情蒙混过去实在是太机智了,不过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当初在终结之谷开启了三勾玉的写轮眼是因为要和那个吊车尾诀别还是因为……趁对方昏迷的时候偷偷吻上了那个吊车尾。

真是没想到我们居然是这样的宇智波一族。

 

最后的最后2

“怎么了佐助?睡不着吗?”

“嗯……算了,没事。”

“哎————你这样说更在意了啊我说!”

这两天确实有些事情在困扰佐助,他突然了解了鸣人前两天死缠烂打的心情。

当初鼬是怎么开眼的呢……

啊真的好在意……

 

最后的最后3

如果说宇智波开眼的条件只有愉♂悦的波动,那带土怎么办?【

 


评论(26)

热度(309)

  1. 琉歌雨家雪不是幸运E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骨科人设不崩啊我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