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流云奔壑 03(靖苏&楼紫混合脑洞)

苏兄的恋情稍微有一丢丢的发展,楼紫依然秀恩爱瞩目

两个腹黑的对手戏太难写了啦啦啦啦啦【才不是lo主智商不够呢哼

————————————————————————————————

梅长苏没想到去城南的路居然这么长,长到他在马车摇摇晃晃的颠簸中昏昏沉沉的浅眠过去。一般来说他是不会允许自己在苏宅以外的地方睡着的,怕自己层出不穷的噩梦有意无意地泄露了他的秘密。然而最近连些天来的疲累让他本身就虚弱的身体有些受不住,“就当是为稍后的事情养精蓄锐吧。”

好在刚闭上眼,迎来的不是寻常地狱业火般的场景,而是一个美梦。

说是梦,其实不过是又回顾了一遍前两天景琰到苏宅道歉时的场景。难得耿直的靖王殿下亲自到苏宅向自己这个谋士,为了之前在私炮坊的事情道歉。

想到他当时被书砸到脸上,惊诧地瞪大了双眼却没有怒意的样子,还有在他面前磨蹭许久,最终还是问到:“先生若是有什么忧虑的事情,也不妨跟本王说,若有能帮到先生的地方本王自当尽力而为。”稍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须得是不韪人伦道义之事。”梅长苏也就放纵自己在梦里笑了个开怀。

这个重情重义又倔强耿直的水牛,真是让自己心里又熨帖又心酸。

心绪不宁居然能被他看出来,也不知是自己功力退步了,还是他有所进益呢?

马车倏然停下,外面传来黎纲说到“宗主,刘宅到了”的声音将梅长苏从为数不多的美梦中唤醒。手中的请帖还微微散发着清浅香气——

“听闻苏兄尤擅音律,在下近日新得一谱,特邀苏兄共赏。”

署名大喇喇的写上了“紫丞”二字,想来对方成竹在胸,就算自己知道了他的身份也无可奈何。

虽然麒麟才子的名号在江湖上叫的响亮,梅长苏素来不敢以“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态自居。谁又比谁聪明几分呢?不过是自己比他人多了一分执念和专注而已。重回金陵以来,也得益于自己十几年的未雨绸缪,才能立于不败之地。面对一个只流传在野史杂谈中的人物,

自己的了解太少太少了,就算是只言片语也能看出背后隐藏的深沉心思和凡人难以企及的神魔之力。自己不过方才探知了对方一点点的底细,对方的“战书”就已经送到了手上。

    只是自己就算批了梅长苏的皮囊,心中那点林殊的傲骨还没有折。临到阵前,怎会怯战?

 

这间宅子从制式上来看,不过是一间普通的商人能够住得起的民居,然而宅中景致布局古朴雅致,显然是出自名家之手。步入宅子不多时,就有幽幽琴音传来。那乐声似在耳边清晰可闻,却又有一种遥不可及的渺远之感。曲调清淡似云中月,又有一番辽远疏阔之感,让人仿佛置于浩渺天地之间,感叹宇宙苍茫,人世浮生不过沧海一粟。

若不是这首曲子,乃是不久前梅长苏托十三先生所做,恐怕连宫羽都还没有见过,原本是想以此曲拜会楼紫二人的话,梅长苏还是很乐意与抚琴之人切磋音律的。

琴声戛然而止,梅长苏也正好走到了一座翠竹掩映的亭前,亭中端坐抚琴之人,正是上元那日见过的紫丞。

“苏先生拨冗前来,实在是紫某之幸,苏先生请。”

梅长苏脚下未动,作揖笑道:“承蒙黎王殿下相邀,苏某怎敢不来。”

话音未落,眼前闪过一道白影。正是另外一位“高人”楼澈将紫丞牢牢护在身后,俊颜上满是紧张与戒备。“你是怎么知道的?”难得平常闲散浪荡的人有这般严肃的样子,来人若是对紫丞有半点不利,他一定不由分说上去和那人好好“理论”一番。

“楼兄,是我告诉苏先生的。”楼澈听到此言,才悻悻地放下手臂,面上有几分尴尬的神色,“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哎呀!好险好险,本大爷的酒都差点洒了!”

紫丞一边将梅长苏引上座,一边笑着向楼澈说到:“辛苦楼兄取来的好酒,今日天寒,楼兄帮我热热可好?”“包在本大爷身上!”又是银光一闪,楼澈的身影已经不在眼前。紫丞这才向梅长苏说到:“不过是旧日行走人间时的身份,如今时过境迁,苏先生也不必再提了。”

时过境迁说明这位曾经策动风云,将诸方豪强玩弄于股掌的黎王殿下,不,紫丞公子对于复兴旧朝没有什么兴趣。但这并没有让梅长苏放下心来,如果不是对人世政权感兴趣,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出现在此地呢?不由得联想到书上一些隐隐约约的暗示——黎王与魔族有关。从前梅长苏一向不相信这些神鬼之说,但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的二人让他不得不重新把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纳入考虑的范围之内。

“看来人间还是留下了些蛛丝马迹,”紫丞拨了拨琴弦,“苏先生查到的线索一点不错,紫某确实与魔族有关。”

“紫某乃是如今魔族之主,统领魔界。”紫丞面上笑容不改,说出来的话却让梅长苏一点也笑不起来。

“紫某必生所愿,不过族人有一方天地能够安居乐业,如今心愿已成,魔界欣欣向荣,对于人间纷争,紫某也无需再插手了。此次不过是闲时与楼兄来人间游历一番,寻访几位故友。”

“倒是苏先生——”紫丞略微停顿,笑意更深:“从地狱归来,想来不只是到金陵来养病的吧。”

对于紫丞点破自己的身份,梅长苏并不感到惊讶,想来人家自有常人不能想象的手段。“紫公子不是说,对于人间之事不在插手?”

“确实如此,只不过在路过金陵的时候,作为旁观者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金陵乃是大梁都城,城上自有紫气以彰大梁气运,如今金陵上空虽然紫气冲霄,却隐隐有盛极反衰之势。天子坐镇之处,也自有龙气环绕。虽然龙气之词不过历来帝王用以笼络民心的说法,但是却也误打误撞的有那么几分道理。若无天命相佑,也成不了统领四方的一国之主。只是纵观金陵城中,除了宫禁之中,剩下的那一股龙气,可不在苏先生院后。”

所以呢?梅长苏看着紫丞温润的眼眸心想,这是来告诉我,我一开始就输了吗?

因为他是魔君,能看气运,断天命,所以就能以高高在上的悲悯姿态提醒自己,一开始就走的是一盘必输之局吗?而他的敌人也不是誉王不是太子,也不是如今的梁帝,而是世间所有人都躲不过去的那只翻云覆雨手?

可是天命是什么呢?

天命就是注定让朋友相隔天涯,爱人阴阳两端?

天命就是注定让七万忠魂付之一炬永远不得沉冤昭雪?

天命就是注定让大梁江山掌握在虚伪薄情之人手中一点点颓丧?

天命就是注定让百姓被当做当权者的棋子,到头来还要流离失所,饱受战乱之苦?

他偏偏不信这样的天命。

“就算天命执意如此,”梅长苏看着紫丞,眼神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我也一定会将这个江山送到治世之君手中,若是有天谴,林殊一人承担便是。”

 

最后还是楼澈提来的两壶温酒打破了两人之间凝重的气氛。梅长苏这时倒是想起来谨遵医嘱,滴酒不沾。三人不过探讨了一番十三先生的新曲,梅长苏便起身告辞而去。

二人在刘宅门口分别之时,梅长苏深深作了一揖说到:“想来魔君是比苏某更不信天命之人,此番提点,苏某感激不尽,告辞。”

紫丞浅笑回礼,“若是苏先生觉得安神香的效果不错,只管来找紫某便是。”

紫丞看着梅长苏上了马车,刚一转身,便被身边的人揽住了。

“弹琴的……”平常大大咧咧的人此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逗得紫丞忍俊不禁,“无妨,想到一些陈年旧事而已。”

“弹琴的,你想帮他么?”“不,”紫丞摇摇头,“人间的事我不会再插手了,楼兄无需担心。只是那人命中还有一厄,我欣赏他的才学,若到了危急关头,替他化解了便是。说起来楼兄不是还为了带了什么东西么?”楼澈这才眉开眼笑的带着紫丞去品尝他在街上搜罗来的各式糕点。

———————————————————————————————

关于紫魔王是怎么知道苏兄真实身份的:

刘绪:皇兄QAQ!!!皇兄你造么人间又给我一口气送来七万冤魂还有一个居然跑掉了嘤嘤嘤!人家好累啦求抱抱求安慰QAQ【飞扑

楼澈:阴沉脸的你把弹琴的放开!!你不是十殿阎罗专门处理这些事情的么撒什么娇啊!!!!

【是的,紫魔王是地府实力关系户】

苏兄:凸,你个挂逼


关于龙气:

lo主:所以说这个龙气现在在谁身上其实我也不知道

基友:大概是太子那个搓比吧,不然气运怎么会由盛转衰

lo主:OJZ你说的好有道理

流云奔壑 02(靖苏&楼紫混合脑洞)

上次说到:尚是单身狗的酥胸被楼紫二人闪瞎了眼,想到自家水牛默默心塞

这次放靖王宝宝出来露个面吧o(*≧▽≦)ツ 

————————————————————————————————

        回程的路途上三人各自都是若有所思的模样,似乎是在回味今天的一番“奇遇”。就连平日里最活跃的豫津也缄默许久。

        最终还是他打开了话匣子:“我说,你们不觉得今天遇到的这两个人,真的很……很可疑?”

        看来言公子虽然表面上一副跳脱的样子,实际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心宽。

      “他们不是说是从外地来到金陵的,怎么好像对我们三个人的事情了如指掌一样?”

      “这倒是算一个疑点,不过仔细想想也不足为怪,”景睿看着好友,忍住笑意说到:“言公子可是琅琊公子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想来稍微通晓世事的江湖人士认识你,也不是什么怪事。”

        此言一出,就连一旁垂目深思的梅长苏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去去去!你俩一个榜首一个榜眼,偏偏要来笑话我,有意思没有?”豫津一脸嫌弃的捶了好友两下,“你倒是说说这俩人哪里奇怪了?”

       “这二人虽然看上去不过寻常年轻公子,但是观其吐息和脚步就可知身手不凡,我稍微探了探二人内息,恐怕就连——”

      “就连卓庄主,恐怕也难以企及是么?”梅长苏总算抬起他的眼睛。景睿似乎没有想过除了蒙挚大统领和传说中的琅琊高手榜的第一之外,还能遇到比卓家爹爹功力更胜一筹之人。

       “行啊景睿!这都能看出来了!我都没来得及注意。哎,那位紫丞紫公子,乍一看跟苏兄还有几分相似呢,他也是个高手么?”

        景睿点点头道:“不错,这位紫公子虽看上去是位文弱书生,但是内息浑厚深不可测,想来定然是个高手。”

        豫津在一旁啧啧赞叹:“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我说句话苏兄你可别生气。要是这两位公子也在琅琊榜上走一遭,你这个榜首的位置可不一定保得住,不过……”他有些困惑的摩挲着下巴:“怎么琅琊榜上也不见这二人名号,难不成……他们已经有家室了?”

      “不,”梅长苏深深凝视二人,“还有可能是……”他话虽未说完,但是萧言二人已经领略到其中深意。

        还有可能是就连琅琊阁也不知晓世间还有如此风华绝代的人物。究竟是二人从前有通天彻地的本领能够瞒过琅琊阁,还是……

      “难不成,这俩人就是凭空冒出来的?”豫津说完就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这深更半夜的冷风一吹,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梅长苏摇摇头:“不会,我倒是觉得,紫丞这个名字很是熟悉,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说起来紫这个姓氏真是少见,不过倒是和那个公子非常相符。”豫津思索了一番,还是没有头绪“不想了不想了!就当是认识了两个朋友!今天也难得能得到宫羽姑娘的招待,不如回去好好休息一番,做什么废这些心思!”

        梅长苏与萧景睿二人相视无奈一笑,三人道别后各自回家不提。

 

        年关刚过,京城中私炮坊的案子就炸了个天上天下满天红。饶是梅长苏前几日也不得不提点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好在这次案子进展相当快速而且顺利,不仅扳倒了太子,还为靖王在朝堂之上又一次博得了好名声。眼看这个案子没有什么需要自己插手的地方了,梅长苏便又想起了上元节那天遇到的两位“可疑公子”。

       好在十三先生和宫羽都是相当得力的助手。他还没有下指令之前,就已经派童路将上元那日遇到的二人行踪报上。有时候梅长苏也觉得蒙大统领说得对,他就是操心太多了。这两人入京许久,未曾有任何异常,每日不过是游山玩水,或是在街市之中闲逛而已。

       但是他确实需要一件事情来将自己的思绪从这件案子上转移开。否则那日靖王在私炮坊旁的质问总是余音绕梁经久不散。他知道靖王如此看待一个阴诡谋士,是再正常不过,甚至是正确的。

       然而,到底意难平。

       惊觉自己的思绪又飘到了与自己只有一墙之隔的那人身上,赶忙拿起手上十三先生报上的卷宗,想要平复一下心绪,却发现某一处已经被自己发呆时的小动作搓皱了。说起来这一块汇报的是楼紫二人在金陵中的住处,到没有什么特别的关键。二人似是自除夕之后不久来到金陵,此后便一直借住在城南一家刘姓商户的宅院之中,想来是二人故交。从十三先生探查的情况来看,这刘姓的商户也不过是守着祖业世代相传的普通商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不知为何,刘,紫这两个姓氏始终在梅长苏脑海中盘旋,似是有什么奇妙的关联。

       刘姓在本朝不算什么显贵之姓,不似在汉时——

       等等!

       一个连梅长苏自己都觉得荒谬的猜想从他脑中划过,然而他急需验证一下这个猜想的对错。

       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两人可就真是连自己也处理不了的大麻烦。

 

       萧景琰虽然素来不忿于梅长苏的做法,但是这次确确实实是他错怪了人家。想来不论他动机究竟如何,为自己费尽心力筹划是真的。这次确实是自己欠了他一句抱歉。这样想着,他拉动了苏宅门口的铜铃,然而开门的却是飞流。

       蓝袍的小侍卫虽然不太喜欢他的样子,但是还是把他领了进去。

     “苏先生呢?他可是有什么事情?”此前也有碰到苏先生有其他“要事”处理的时候,不过一般都让他在密道中等候。这般让他进来却没有亲自来迎接的情况还是少见,莫不是身体又有不适?

      “找书。”小侍卫向来惜字如金,靖王殿下也没放在心上。转眼就来到书房面前,然而静王殿下刚踏入书房一步,就被一本飞来横书糊住了视线。

       将书作为暗器的梅宗主听到不同于书落在地上的音色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情急之下居然糊了自家主君一脸,忙起身忙道失礼。靖王摆了摆手,心想难得见到苏先生这般……活泼的模样,再看看手上那本……暗器,“神魔异事录,苏先生怎么想起来看这些书了?”

     “闲来无事,徒做消遣罢了。”


——————————————————————————————

说起来紫丞大大设定虽然是“病弱”,但是战斗力真的不可小觑。除了是整队的智商担当,也是整队DPS担当……和楼兄的一套配合下来伤害简直爆炸

其实苏兄不去接靖王是因为默默在怄气,但是糊他一脸是苏兄也没想到的,自己居然丢的这么准——不过还是挺解气的←苏兄内心如此想到【。

流云奔壑(靖苏&楼紫混合脑洞)01?

网卡的我文思如尿崩忍不住把昨天的脑洞写出来……结果还不会起名字,就用紫魔王的代表作吧_(:з」∠)_

但是文笔差逻辑差什么都差大家不要在意啊唔qwq

琅琊榜&幻三四混合脑洞,大概就是靖苏被楼紫秀恩爱闪瞎了双眼然后以二位前辈为榜样奋起直追的故事,甜甜甜,lo主是个傻白甜不会捅刀=-=


———————————————————————————————

火树银花不夜天,正值上元之夜,难得平日里戒备森严的金陵城也放开了宵禁,各式花灯在街上缀成一条璀璨灯河。

若说这个新年过的最舒心的,莫过于言府的言豫津言公子。除夕之夜能与父亲尽释前嫌,父子二人相伴守岁,实在是他期盼许久的情景;上元之夜不仅能够头一份听到宫羽姑娘所奏的十三先生新曲,宫羽姑娘还一口答应了苏兄的邀请,在景睿生日那天前去谢府助兴。豫津不由转过头去看了看身边正在整装的苏先生——饶是得了美人青睐,苏先生还是平日里云淡风轻的模样。说起来这两次意外之喜,还都是托了这位金陵城中人人敬仰的苏哲苏先生的福。思及此,心中那点小小的别扭也就随之烟消云散。想着此时回家沐浴之后,在床上与周公相约一局,也算是给这个新年留一个完美的结局。

然而豫津忘了,除了“春风得意马蹄疾”,还有句老话叫做“人生之不如意十之八九”。就在三人准备起身告辞的时候,门外一阵呼喝之声把原本宾主尽欢的和谐氛围破坏的一干二净。

竟然有人在妙音坊中闹事,就连素来算无遗策的梅长苏也始料未及。他并不记得自己在此处还安排了这样一出戏,于是不着痕迹地向宫羽使了个眼色,却发现宫羽也是手足无措的模样——若是平常打发了也就是了,却不想今天会在宗主驾临之时发生这样的事情。艳冠群芳的宫羽姑娘越想越花容失色,若不是萧言二人还在场,她恐怕是当场就要跪下向宗主请罪。

听着越来越近的喧闹声,梅长苏也不由得心中起疑。这只怕并不是金陵城中那些纨绔公子哥儿能闹出来的动静——虽然在此前这种事情在金陵并不少见。但是一来这妙音坊素来以风雅著称,来此处的常客也以“雅”字标榜自己,此种无理取闹的行径只会让自己在坊中姑娘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实在是得不偿失;二来若是不小心冒犯了什么贵人,就算是出身和自己相当的人,也是这些公子哥儿担当不起的,年前何文新的血迹可是还没有干透呢;三来则是,自己前来妙音坊中,宫羽和十三先生事先定然会安排好重重防卫,能够突破二人布局直接闹到这个门前,恐怕身手定然不凡;四来嘛……

“喂!不是说这里是人间第一享受之地么?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本大爷可都听到琴声了,为什么宫羽姑娘弹了琴却不给我们听?这好事情哪能独自享受,要给大家一起分享啊!”且不说此人不似金陵口音,这声音如此中气十足,清越洪亮,也和金陵中盛行的慵懒颓靡之风大相径庭。

苏先生方理出个头绪,身边的豫津早已按捺不住了。“怎么什么污遭的人都往里放,快打出去打出去,别冲撞了宫姑娘!”梅长苏一边拉住豫津劝道:“豫津,今日是上元佳节,想来那人也是心有不快才口出无礼之言,何必计较坏了自己兴致。”一边向宫羽又使了个眼色,他倒也想会会这位敢在江左盟地盘上撒泼的勇士。

房门一开,屋内四人齐齐愣住。梅长苏瞬间明白了,此人能够一路闯入此地,不仅是他身手不凡,和他本身也有莫大关系。单看形容,斜眉入鬓目若朗星,是难得一见的丰神俊朗。纵然梅长苏见多识广,在江湖上广有结交,也不得不承认,这人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好样貌。只是此时正值寒冬腊月,人们尚裹着厚重冬衣之时,这人居然一袭单衣飘飘荡荡,还大喇喇的露了一只胳膊在外面。更引人注目的是,这人明明是青年模样,却是满满一头银发!本以为鹤发童颜之姿只存于书中笔墨之间,没想到还能在世间得见如此奇人。加之一身天然的潇洒之意,他在众人心中登徒子的形象瞬间淡去许多,隐约之间还塑造了一个得道高人的形象。

众人再定睛一看,此人身后还有一位年轻公子。与银发公子相比稍显单薄的身躯裹在厚厚的紫袍和狐裘之中,更显得眉眼精致,黑眸中隐隐透出莹润的紫光。乍一看以为是一位气质如玉的文弱公子,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清贵之气与凛然之意,寻常人等怕是难以与其对视片刻。

就像是……天家之人。

这个一闪而过的想法让梅长苏不由得悚然一惊。若论金陵城中的皇亲显贵,他早就了然于胸,也从未见过这两位公子,莫不是他国而来之人?只是在自己的情报网中也从未听闻大梁周边各国有此等人物,想来是有通天的本领,竟然能够瞒过向来以通晓天下万事著称的琅琊阁——早就知道蔺晨不是个靠谱的。

“金陵城中暗流涌动,也不知道此时大梁是招了哪个邻居的青睐,竟然请了这么两位高人来此探听。”梅长苏心中如此暗道,素来波澜不惊的面上也带了几不可查的寒霜之色。不想那位紫袍公子眸光流转清浅一笑,似是有所察觉。只是那位掀起了纷争的“罪魁祸首”却丝毫没有感到这突如其来的敌意——

“哎?怎么这里还有人啊?”他挠了挠银发,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很快恢复到刚才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要是宫羽姑娘有客人,你们早说就好了嘛!干嘛这样遮遮掩掩的!搞得像本大爷多不受人待见一样!我就说像本大爷这样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怎么会有人不肯见呢?”

感情这位仁兄完全不知道,他此前在众人心中已经被定位成了登徒子了呢。

此时后侧的紫袍公子上前一步,向众人作了一揖到:“诸位公子实在抱歉,我与好友初来金陵,听闻妙音坊中宫羽姑娘琴艺高绝,特来拜会。不想扰了诸位雅兴,只是不知如何才能一表歉意……”好在此时宫羽及时接话道:“是我今日与……与苏先生还有萧公子言公子有约,不想妙音坊中对二位招待不周。若是日后二位还愿意听宫羽嘲哳之音,尽管来妙音坊便是,宫羽定然扫榻以待。”

就连宫羽姑娘都出面了,他们这些做客的再不说几句也实在过意不去。“既然是误会一场,大家说开了就好。相逢即是有缘,不如彼此做个朋友?在下言豫津,乃是金陵人士,两位若是在这里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就是!”一旁的萧景睿看着好友变脸如同翻书般的速度,暗暗叹了一口气,也报上了自家姓名。

“在下苏哲。”没想到向来礼数周全的苏先生此时只是简简单单报上自家名号就袖手立于一旁。那位紫袍公子微微一笑说道:“初来金陵就能结识到两位侯府公子,还有名满京城的客卿苏先生,实在有幸。在下紫丞,这位是在下好友楼澈楼兄。”被称为楼兄的人早已笑开了,“我就喜欢豫津兄弟的爽快!我们可还要在金陵呆上一段时间,到时候来找你玩啊!”

看来还是个无知无觉的自来熟。

几人客套了一番,天色也渐晚了,便打算离开妙音坊。只是楼澈似乎因为未能近距离听到宫羽姑娘的演奏,总是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模样。于是紫丞微笑对他说道:“楼兄,我看这街上火树银花的繁盛景象难得一见,我们出去看看花灯可好?”“唔……可是……”一旁的豫津也忍不住说到:“楼兄啊,这花灯可不止好看,灯上还有灯谜可以猜,猜中的人还有不少奖励呢!”紫丞闻言笑意更深:“楼兄素来擅长覆射之术,这街上的花灯我也甚是喜欢,不如楼兄为我赢几盏花灯回去可好?”此言一出,原本有些垂头丧气的楼澈瞬间生龙活虎了起来,“猜谜什么的可是本大爷最擅长的了!弹琴的你看着,虽然本大爷没有给你要到曲谱,但是一定能把整街的花灯都给你赢回去!

众人在妙音坊门口告辞之后却分道而行。梅长苏心中始终对于紫丞这个名字有着隐约熟悉的感觉,似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是此时千头万绪,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不由得回身看向那两人。却见二人在万展灯火中相携而去。风姿卓绝的背影随虽渐隐于华灯光彩之中,二人之间的亲密无间却愈发清晰。

梅长苏心中暗暗嘲笑自己一声,压下那些不知何时从理智的缝隙间偷偷溜出来的情愫,转身投入夜色之中。


靖苏&幻三四楼紫混合脑洞

忍不住开了一个琅琊榜&幻三四的混合脑洞_(:з」∠)_因为紫魔王和苏兄从人设到经历还是挺相似的,想看两个腹黑对面而坐,表面上笑的云淡风轻温文尔雅其实眼神已经交锋过好几回了的场景,可惜脑力不够写不出来他们俩的智斗2333

楼紫这个CP大概就是天然欢脱妻奴仙人攻X沉稳优雅腹黑魔王受,加个标签就是:仙魔之恋,杀父之仇,破镜重圆,相知相随,不离不弃,前世今生,以身代君,好在最后还是修成正果啦~

脑洞最开始是苏兄到金陵的第一年冬天和楼紫先认识了,苏兄起初是对这俩人是很警惕的,因为紫魔王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物,怕他对大梁会有不利。然而后来发现,其实这俩就是纯粹来人间逛妓院的……所以收起了提防之心,对于紫魔王的智谋才学以及琴乐方面的造诣还是很钦佩的。紫魔王是大概对苏兄的经过有一点了解,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所以俩人就算是结下了好盆友的关系。渐渐知道了楼紫俩人其实是一对儿……苏兄表示:情侣相约去青楼找乐子你俩心也是很大#再见。看到楼仙人妻奴的样子再想到自家水牛默默心塞了一把……

第二次见面是从悬镜司出来中了乌金丸之毒的时候,楼紫俩人照例跑来人间拜访朋友路过金陵,先顺道看看苏兄。却发现苏兄中毒昏迷不醒。紫魔王表示:反正我这里什么奇珍异草都有这毒能治。于是就把楼仙人赶出门外,自己给苏兄解毒。楼仙人无聊的时候碰到了已经知道了真相在苏宅焦急等待的靖王宝宝于是拉着他开始谈天论地,说着说着就谈起了自己的追妻经历。靖王表示:你俩不都是男的么……然而楼仙人表示:我俩物种不同都没阻碍我们在一起~于是开始谈起了自己如何把高岭之花紫魔王拿下的经历,大概就是:以前的弹琴的可气人了,都不跟我说一声就自己跑去做特别危险的事情,害得本大爷要担心好久!但是你看现在他还不是对本大爷言听计从blabla……靖王宝宝此时一方面是对苏兄很愧疚一方面确实有那方面的心思但是不敢说,这下被楼仙人的“威武霸气”震慑了,于是心里默默下决定就用直球攻略苏兄。

于是病好了之后靖苏也能愉快地告白然后虐狗啦

总之大概就是楼紫缠缠绵绵秀恩爱闪瞎靖苏二人,靖苏心有不甘奋起直追的故事_(:з」∠)_

【论坛体】八一八神秘J先生到底是谁 02

好萌qwq等了好久终于更新了

君蘊無:

看到上一篇有朋友留言说景琰不知道就是他


我想说....其实他是知道的....23333333


这里有点私设就是靖苏已经在一起了,但是景琰还不知道小苏即小殊...【对于一个方言不分卷舌音的人来说真的好绕......】


————————分割线——————————


#83


然并卵….我们神马新信息都没有……


 


#84


慢慢来嘛!总会有目击者还有知情人士来爆料的╮(╯▽╰)╭


 


#85 JS粉头


(⊙_⊙?)突然想到我好像又说错话了……


 


#86 南境女将军


哪句?


 


#87送钱来琅琊


哈哈哈——我猜是青梅竹马吧


 


#88 南境女将军


……蒙大哥[/wave]


 


#89离离原上草


[/wave]


 


#90真是太平


[/wave]


 


#91神兽就是我


蒙大哥,你要我说你什么好…..


 


#92两姓榜眼


酥胸的青梅竹马?O__O”…


 


#93就爱用浴巾


好好奇!到底是谁呢!


 


#94水牛爱喝水


青梅竹马…..?


 


#95


难道楼上boss吃醋了?


 


#96水牛爱喝水


-_-!


 


#97水牛爱喝水


突然想到一些事情…….


 


#98 JS粉头


啊哈哈哈哈~~我瞎说呢(⊙_⊙)


 


#99后院摘梅花


无聊!


 


#100 送钱来琅琊


无聊吗?哥哥陪你玩~


 


#101后院摘梅花


不要!


 


#102


晨少爷又调戏小飞流-_-#


 


#103


没眼看……


 


#104


别欺负我家小飞流!!


 


#105送钱来琅琊


他命都是本少爷救得,怎么就调戏不得了?╮(╯▽╰)╭


 


#106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107


您这是想让他以身相许呢?……


 


#108


噗!ls是想把小飞流往火坑儿里送?


 


#109 送钱来琅琊


楼上怎么说话呢?!


 


#110后院摘梅花


哼!无聊!


 


#111


你们这群人忒过分了,这么欺负wuli飞流+_+


 


#112


楼上,啥时候是你的了?别YY好吗?


 


#113


还能愉快的交谈吗?[/wave]


#114


妈呀!都三天了!!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爆料!当事人也不见了!


 


#115天下第一助攻


当事人这几天相思成灾,哪还有心情上网


 


#116


又来一位知情者!!!好耶!!


 


#117


相思成灾????何解??


 


#118天下第一助攻


就是另一半去出差了呗


 


#119


哇!好想看看酥胸相思到夜不能寐的样子#^_^#


 


#120离离原上草


让楼上失望了,我们公子睡得挺好的^_^


 


#121真是太平


每天睡前都有晚安吻,当然睡得好


 


#122离离原上草


ls你拆我台是吗?


 


#123


晚安吻????


 


#124离离原上草


视频咯╮(╯▽╰)╭


 


#125


容许我来为大家解说,刚刚上面发生的那一幕就是为了不让别人拆台自己自觉爆料。欢迎收看。


 


#126 离离原上草


………@_@


 


#127真是太平


哈哈哈哈哈,2货


 


#128离离原上草


半斤八两[/鄙视]


 


#129 助攻天下第一


那个@天下第一助攻谁?!!抢我的号!搞得我颠倒了一下顺序….


 


#130天下第一助攻


你谁啊?还好意思说天下第一助攻?


 


#131助攻天下第一


五州……


 


#132天下第一助攻


⊙﹏⊙‖∣我知道了!!


 


#133天下第一助攻


亲人啊!!!


 


#134


Ls是什么鬼……


 


#135


我眼睛已经看的不太分明了….这两个名字….[/wave]


 


#136助攻天下第一


我也知道了!握手~~~


 


#137


然而我们什么也不知道-_-|||


 


#138


谁能给不明真相的群众一点提示??


 


#139天下第一助攻


自己慢慢猜吧233333333


 


#140助攻天下第一


先生这几日都忙的厉害,但就算白天再累,晚上还是坚持的苏公子视频


真是让我感动得忍不住来爆料T^T


 


#141


感动得忍不住来爆料-_-#…..神逻辑……不过我喜欢!


 


#142


有料就行,楼上你管别人什么逻辑#^_^#




#143


看这位助攻先生应该是J先生的秘书或者助手咯?


 


#144助攻天下第一


我是秘书^_^


 


#145


小秘……


 


#146


楼上别乱想…酥胸还在呢,J先生哪有那么大胆去找小秘╮(╯_╰)╭


 


#147助攻天下第一


-_-#网友们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148真是太平


我们公子也是每天按时等电话,等视频,特别是晚上那阵,手机不离身


 


#149


单身狗怎么活?!!


 


#150


我觉得我被秀了一脸恩爱!!我要报复社会!


 


#151


手机不离身….视频….晚安吻…..@_@


 


#152


这还隔着电话呢,不隔着电话不分分钟拉灯啊!


 


#153天下第一助攻


楼上真是好……..直接


 


#154两姓榜眼


我好像知道是谁了,可又觉得哪里不对…..


 


#155就爱用浴巾


景睿,你知道了?告诉我告诉我!![/兴奋]


 


#156两姓榜眼


呃,不确定,你等他们八吧…..


 


#157就爱用浴巾


T^T景睿…….你不爱我了吗?


 


#158两姓榜眼


⊙﹏⊙‖∣……


 


#159


。。。好直接


 


#160助攻天下第一


原来他们……( ⊙ o ⊙ )


 


#161


恭喜助攻先生你答对了![/smile]


 


#162


小浴巾,姐姐怀里抱抱!


 


#163就爱用浴巾


….我肯定比你大!!!::>_<::


 


#164两姓榜眼


浴巾,别闹….咱们私下说


 


#165就爱用浴巾


好嘞!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166


卧槽!没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