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裘光】夜雨寄北(一)

感谢伊老师 @伊修塔 的脑洞:如果是陵光(向别人)隐瞒了真实身份跟在裘振身边会怎么样呢(´・ω・`) 
请务必不!要!配上同名bgm食用,作者拿头保证是个甜文,不确定会不会变成huang文【x

会有无脑金手指,不喜慎入哟(´・ω・`) 

——————————————————————————

       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正值两军交战之时,如果不趁着这月色朦胧,星光黯淡的夜晚做点什么,岂非太过不解风情,辜负了这般“良辰美景“?

       显然天权国的威将军也是这般想的,当他带着精兵潜入天璇的粮仓,丢下一把火种,看着那火苗猝然窜起的时候,顿时觉得原来天璇所谓战无不胜的裘振将军也不过如此,被遖宿的骑兵轻而易举地引去了注意,中了这调虎离山之计。他亲自率了主力大军追击遖宿军队,想来已经深入腹地,将自家的本营坦荡荡地暴露在了天权军队的面前。思及此,威将军眼前的熊熊火光仿佛都化作了他日后加官进爵,前程似锦的灼灼金光。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这金光也太过耀眼了些,仿佛保佑他八辈子的富贵都绰绰有余。他这才意识到,周围的火实在烧的太烈了一些。离他们点燃粮草也不过瞬息而已,整个粮仓就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就算最近天干物燥,此处堆积的也都是易燃的干粮草料,但是火势也不至于蔓延如此之快,就仿佛有人帮他们在火上浇了一把油一般。还未等他们撤出此地,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大火包围了。在滔天火舌的映照之下,威将军定睛一看,只觉得心都凉了半截——那被烧了半拉露出真容的粮仓之中,除了粮袋还堆满了见火即着的干柴,而布下此局的人显然是嫌这威力不够,真在干柴上浇了火油。而且偌大一个粮仓,这般重地,竟然连一个看守的人影也见不着!只可惜自己方才被轻易得手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就连这刺鼻的火油味道和这般诡异的布置都没有察觉到。

       身边的士兵即使是天权最精锐的部队,在这样的火海之中也不由得六神无主起来。威将军也顾不得什么军功什么官爵了,毕竟保住小命才是最重要的,拔出剑来高声命令:“找!迅速找到出口!”于是一群人就在火场之中左突右冲起来。只是火场之中浓烟弥漫,对面的人脸都看不清,再加上求生心切,他们在中间无头苍蝇似的乱转了一通,出口没找着,倒是自己人先互相踩踏了一番,伤亡不知凡几。

       正当威将军走投无路,深感吾命休矣的时候,听到有人高喊一声:“找到出口了!”顿时精神一振,顾不得三七二十一,带着众人一股脑的就涌向了那个方向。一阵七拐八绕,倒还真的从那熊熊燃烧的粮仓之中脱身而出。只是他气还没喘匀,就发现自己身边又亮起了火光,虽然和方才的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但是却让他更肝胆俱裂——他们已经被天璇的军队层层包围了起来。

       为首的一人身着白衣,看上去有几分清逸洒脱的味道。在夜色之中看不大清面容,只有一双眼睛映着远处的火光,神采灼灼。不过他一开口,可就没有什么潇洒的意思了,毒的威将军连头也抬不起来:“说你们是王八呢,还真的就净自己往套里钻。来人!统统给我拿下!”

       事已至此,威将军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分明是被对方将计就计摆了一道,只是还不甘心,牙一咬,放声笑到:“能以我等一命,毁了你们天璇的粮草,倒也不算冤枉!没了粮,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支撑几时!”

       那人也不恼,嗤笑一声说:“被你们加了料的毒草,谁还要吃,自己蠢可别觉得所有人都陪着你一起蠢。不过呢——”他好像还刺激威将军刺激的不够一般,故意将语调拖得长长的,“既然你们对这般计策觉得自得意满,我也不介意对你们主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罢转过身去再不看天权众人一眼,只吩咐手下之人“押走关好”就优哉游哉地离开了。

 

       裘振第二天一早率军归来的时候,整个天璇大营井然有序,除了隐隐约约传来的焦糊味道和多出来了些天权的俘虏,丝毫看不出昨天晚上这里经历过一场夜袭。他巡视了营地一周,吩咐了新的布防,又清点了昨日两处的战果,安置了伤兵,将天权和遖宿的俘虏一起交给了副将楚珩负责关押审问。处理了一系列的杂务之后,却还没有看到昨天夜里那个白衣人的身影。裘振也不着急,吩咐完属下之后就施施然地朝着自己的主账走去。

       等到了主帐里,裘振放轻脚步绕过屏风一看,果然不出他所料。想来是守了一夜,很是疲累的缘故,那人正鸠占鹊巢,毫不客气地窝在裘振的床上睡的正香。似乎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的靠近,那人从香甜的梦境之中醒了过来,睁着朦胧的睡眼软软喊裘振:“师哥。”

       一句话就荡尽了少年将军刚从战场带下来的肃杀血气,裘振轻声问那人:“是不是吵到你了?”那人摇了摇头,似乎是完全醒了过来,但是又不起身,就缩在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巴巴地望着裘振。只是裘振看了眼床尾堆着的衣物,又皱起了眉头:

     “昨天晚上怎么也只穿了这么点,小心着了凉。”

       那人只缩在被子里吃吃笑起来,好半天停了笑声才说:“俗话说人靠衣裳马靠鞍,我这张脸已经是这般模样了,要是再不穿的飘飘若仙一点,哪里还有什么高人的样子,到时候岂不是掉了师哥的面子?”

       裘振不甚认同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转身出去亲自端了些饭食回来,不管那人如何撒娇,让他双手环住自己的脖子,给人架了起来,穿好衣服,亲自盯着他用完了迟来的早饭。

 

       若是说起上将军裘振,天璇上下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所有人提起他的名号的时候,又少不了交口称赞一番。裘振出身天璇将门裘家,幼时被一位云游至天璇王城的世外高人看中,赞他天资卓绝,并上心志坚定,实在可称为当世奇才,因此收去做了徒弟。十载之后,裘振带着一身绝世武艺和精湛兵法学成归来,投身军营,报效天璇。他才回到天璇没有的多久,天下共主就以原来的天璇侯,如今的天璇王陵光自立为王为由,挥兵讨伐。当时裘振以不满弱冠之龄率领天璇将士大败钧天大军,更顺手吞并了钧天的直隶属国瑶光。他得胜归朝之日,直接就被陵光加封为上将军,自此历经各种大小战役,但只要是他亲自领兵,便几乎未尝有过败绩,不过两年,钧天各国都知道了天璇有一个用兵如神的常胜将军。更难得的是他虽然少年成名,但性格沉稳,从不得意忘形仗势欺人,又为他的盛名锦上添花。如今裘将军可以说是天璇儿郎的标榜,更是无数深闺女子梦中的如意郎君了。

       而昨夜镇守大营的那人,名唤夏玟,和天璇王都夏文城是同音,也算是有趣的缘分。据裘将军说,那人是他的师弟,此次被师父赶下山来游历,自己身为师兄,应当多多照看,于是就将他寸步不离地带在身边。众人虽然不会怀疑裘将军的话,但是那人站在丰神俊朗的裘将军身边一对比,心中难免还是生出一些动摇来。倒不是说那人长得有多难看,但是也绝对称不上好看,一张脸上实在挑不出什么特点,基本就是个过目即忘,丢进人海里再也找不出来的脸。不过他自从来到军中,顶了个军师中郎将职衔,倒也是奇策频出,助益良多,众人也就再无心深究。

 

       夏玟用完了饭,裘振才跟他细细说起了昨晚自己这边的战况。原来那遖宿的军队,一早就知道自己不过是诱敌深入的,从一开始就没有抱着正面迎战的心思。却不想天璇这边的军队,在知道自己是被骗离了大营之后,却仍然不慌不忙,士气不见低沉,倒是更加高昂了。还没到事先遖宿准备好的包围之中,他们自己反倒被天璇打了个落花流水。等到天色微明的时候,遖宿那边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天璇追击而来的人竟然比自己还少!而另一边埋伏着的队伍,等了一整晚也不见一个人影,早上才意识到自己包抄的目的早就被识破了,赶忙反过来追击的时候,裘振早领着天璇军和俘虏回了大营,哪里还找得到他们的影子?

       夏玟听完这番话,含笑称赞到:“师哥果然是神机妙算。”裘振也说:“还是多亏你之前心细,发现粮草有异。”两人相视一笑,夏玟想了一想,又问裘振:“那些天权和遖宿的俘虏,师哥如何处置的?”裘振回他:“交给楚珩审问去了。”那楚珩是一路被裘家提拔起来的得力之人,此事交由他处理倒也放心。夏玟沉吟一阵,对裘振说:“师哥你跟我来。”

       两人来到昨天被偷袭的储粮之地,也顾不得感叹周围的一片狼藉,夏玟就指着地面上的脚印说:“师哥你看。”但见那地上一地凌乱繁杂的脚印,几乎布满了粮仓各处,显然是昨晚天权军队寻找出口时蒙头乱窜留下的。然而延伸到粮仓之外的足印却只有两条,一条是天权众人被引诱出粮仓的痕迹,另外一条,显然就是他们从外潜入天璇军营的路线了。虽然近来多日无雨,地面干燥,但是这么一只军队,再怎么蹑手蹑脚,多少也会留下些痕迹。两人随着那道足迹一路向外走去,只见那条脚印自始至终都整齐紧凑,一路上竟然连个分岔也没有。

       此时两人心中都已明了,夏玟冷笑一声说:“那天权之人半夜摸着黑,一头就扎进了我军的储粮之地,若不是事先早已知晓,那他们运气也太好了些,看来那位天权的威将军,还要麻烦师哥亲自好好审审才是。”裘振在旁紧皱眉头,半晌才沉重地点了点头。

——————————————————————————

朱雀属火,主夏季

根据太太们的考据,天璇的王城就叫夏文城

所以夏玟=夏文中有个王(虽然我知道那是个玉字旁不过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光光王一开始就把身份透的很彻底啦,只可惜有的人是瞎的,于是他们都变成了炮灰(´・ω・`) 


评论(1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