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只想安静地考个中忍【02】

鸣佐两个人秀恩爱顺便考考试外加拯救问题队友的故事

原创女性角色有,不过完全跟感情线无关

感谢@离洛_Liraku 姑娘告诉我Suika的正确翻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你!【跪谢

前文里出现的奇怪名字已经被我偷偷改掉了大家忘掉那个黑历史好吗【比心

——————————————————————————————

宇智波佐助躺在床上,完全没有睡意的瞪着窗外的月亮,深沉地开始思考接受漩涡鸣人的告白这件事情的正确性。他没有想到他们交往之后的第一次感情危机会来的这么快,而且起因竟然是鸣人梦话的内容。

之前鸣人在梦中喊他的名字,佐助觉得毕竟已经听他在身后喊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习惯;有时候还会在梦中高喊“拉面不要走!”,虽然觉得内容匪夷所思,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是佐助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鸣人现在这样就算睡着了还在他的耳边念叨着忍者守则的内容,毕竟这些迂腐的条条框框已经在白天听鸣人念过八百遍了,就算是佐助在旁边光听着就已经可以倒着一字不差的张嘴就来,完全不能理解那个金发白痴为什么到现在还背不顺畅。更烦人的是鸣人每次背到一个特定的地方就卡了壳,沉默三秒之后又会从头开始,让这个新开发出来的“嘴遁”杀伤力更胜一筹。

最最重要的是,他实在不能接受恋人从一个坦坦荡荡的真学渣转变成了一个装模作样的伪学霸。这个人物设定崩坏的太突然了,见多识广的宇智波少爷也承受不来。但是就这样说分手好像也太过于草率了,那个白痴吊车尾不知道又要怎么闹腾。于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佐助决定——一脚把恋人踹下了床。

“啊啊!小佐助你想干嘛啊我说!”

你在梦中背书吵到我这种理由说出来佐助自己都觉得不信,于是干脆一挑眉毛,理直气壮地说到:

“我睡不着”

下一秒鸣人还没来得及抚慰一下和地板砖亲密接触的臀部,就急匆匆地爬上了床,挨到佐助身边紧张的问东问西,“怎么会睡不着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我说啊啊啊不会是伤口又开始痛了吧!”,被问的烦不胜烦的佐助只好拉起被子蒙住头转向另一边。确定了恋人身体无恙的漩涡·不撩助会死·鸣人又开始了他的作死日常——

“啊~~~~小佐助不会是因为要考试了~~所以紧张的睡不着吧我说~~”

不管在心里默念多少次不要跟这个白痴吊车尾较真,佐助还是忍不住冷笑一声,“也不知道是谁紧张的连做梦都在背书。”接着就听到了鸣人的干笑,不用转过头去都知道他现在那副装腔作势的样子一定蠢爆了。

“啊哈哈!这种小小的中忍考试怎么可能难得到本大爷呢我说~是吧哈哈哈哈哈哈”

佐助实在听不下去这堪称扰民的半夜诡笑,转过身去开了写轮眼盯着鸣人,决定如果他再不闭嘴,自己不介意赏他一发加具土命。在生命危险的威慑下,鸣人总算承认

“我只是有一点点紧张啦!真的只有一点点的说!”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考不上中忍他们就不让你当火影了吧。”

“啊咧?难道不是吗?卡卡西老师和小樱他们都是这么说的啊。”

被恋人蠢了一脸的佐助眼前一黑,差点以为自己写轮眼使用过度。接着就觉得居然想着深夜来开导这个白痴的自己好像比他更蠢,佐助无法接受这个认知于是又转过身去逃避现实。结果那个白痴吊车尾又凑了上来——

“好啦,我知道其实他们是想告诉我,成为火影光会打架是不行的,还需要有火影的头脑才能保护好大家,我就是想让他们都放心的说。”

所以你就半夜背书来骚扰我吗?

“不过啊,最重要的还是,好久没有这样跟佐助一起并肩作战啦,我还不想输给佐助啊我说!”

……哼,这还差不多。

最终佐助还是默许了恋人偷偷抬手摸上他的腰,搂着他一起沉沉睡去。

 

 

事实证明前一天的夜半心声栏目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因为第二天鸣人背书的烦人程度又呈指数级上涨,佐助忍无可忍地将他手上的书付之黑炎。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佐助你干什么呀我说!”

“就你这个狐狸脑子,背再多也没有用的!”

最后当天的修行就在九喇嘛“你这是看不起狐狸吗宇智波的小子!”这样的咆哮和鸣人“这可是借的书烧坏了要赔的说!”这样的哀嚎中愉快的结束了。

 

 

经历了一番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意义的修行训练之后,三个人总算是站到了中忍考试第一场的考场之前。鸣人还来不及回想和感叹一下过去的时光就看到一旁的女孩子已经紧张到要晕过去的样子,直接回到了刚认识的时候完全没法交流的状态,只好开口安慰她:

“啊哈哈,也不用这么紧张的说~”

“抱……抱歉鸣人前辈!我……我就是一到考场前就觉得,之前背的很熟练的那些东西好像都记得不清楚了……”

压根就没有背清楚的鸣人觉得受到了会心一击,为了表示他是一个靠谱的前辈,只好连忙找场子说到:

“我们之前也有来考过一次,而且我有问小樱他们的说。第一场不一定就会考书本知识的说!那些考官们总是喜欢设置一些奇怪的问题,只要能顺利答出那些问题就一定能通过的!”

话还没说话就看到萃香的表情因为紧张加剧而变得扭曲,鸣人只好狠下心来抖出自己的黑历史——

“啊哈哈其实我当年交了白卷也顺利通过了第一关哦!”

萃香一瞬间觉得有什么东西破碎掉了,大概是鸣人前辈英明神武无所不能的形象吧?

最后还是佐助的一句“走了”结束了这场不断摧毁鸣人高大全形象的对话。不过最后鸣人推开教室门时候转过头来对萃香说了一句

“放心吧,相信我们一定没有问题的!”还是很有成效地抚平了她焦躁的心绪。

 

 

这个构成特殊的小队在踏进教室的第一时间就形成了一股奇特的气场,考场里先是突然地沉默了几秒钟,随后从各个角落都发出了窃窃私语的声音。一瞬间鸣人和佐助好像又回到了当年还是下忍的时候参加的第一场中忍考试——唔,虽说两位现在好像也还是下忍的样子。

不过现在可没有人敢用这个事实来向他们挑衅,毕竟谁都不想还没有看到第一场的试卷就横着被抬出考场。

“啊——真是怀念的说~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坐在教室的座位上了!”

“哼。”

两位英雄的话又让那些窸窸窣窣的讨论声渐渐平复,人群像摩西分海一样为三个人让出了道路,一直目送到他们走到自己指定的座位上都没有人开口。

还是随后到来的监考官打破了考场之后迷一样的寂静,或者说是带来了更剧烈的沸腾。

“哎呀呀,今年有这么多可爱的孩子呢。”

当鸣人看到监考官的一瞬间,不得不感叹佐助的先见之明之余也觉得可能这次真的要栽在第一场了——遇到这个考官,好像之前背的内容,完全,一点用场,都派不上了。

——————————————————————————————

写萃香的时候总是会想到东方里面那个萃香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觉两个人画风差别巨大忍不住想笑

以及大家猜猜监考官是谁啊猜中没有奖啦【你滚啊!】

已经被我剧透过的小伙伴不准参与哦【微笑

lo主去看百变小樱了,更新之前不会告诉你们对不对的~^_^

评论(2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