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鸣佐]只想安静地考个中忍【03】

鸣佐两个人秀恩爱顺便考考试外加拯救问题队友的故事

原创女性角色有,不过完全跟感情线无关

为什么你们都猜得这么准早知道我不让蛇妈开口了嘤

前文链接:【01】【02】

——————————————————————————————

鸣人第一次直面了六代目火影卡卡西老师每天都在苦恼的人手短缺问题,此前他一直没有想到原来木叶人手已经不够到要把大蛇丸拉出来当中忍考试监考官的地步。尽管大蛇丸确实在四战中做出了不少贡献,现在也一直安安静静地做着自己的研究,但是由于某些原因,鸣人对这个人的印象到现在也不怎么好。不过还没有等他拍案而起,整个教室里面惊呼和议论的声音就几乎要把天花板掀了下来。

毕竟三忍的名号响彻忍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在后起之秀辈出的今天也算是威名不坠。只是这位传说中的忍者对于木叶村来说实在是过于复杂和敏感,如今在中忍考试这样重要的考试之中请他出面,究竟是木叶实在是心大呢,还是为了对别的村子来一次震慑就不得而知了。

大蛇丸本人倒是对于这些议论毫不在意的样子,也顺带忽视了鸣人几乎要把他盯出一个洞的怨念视线开口说道:

“如你们所见,我就是第一场考试的监考官,如果不想直接失去考试资格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安静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鸣人发现大蛇丸比之前见到他的时候要更年轻一些了,重新丰腴起来的双颊让他标志性的紫色眼影和说话惯用的女性口吻都显得没有那么违和,整个人也像他被束在脑后的长发一样褪去了当年的狂躁和戾气,显得沉静下来——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能打消鸣人心中对于卡卡西老师简直不可理喻的抱怨。他扭头看了看坐在他左后方不太远的佐助,发现对方也是满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刚刚在黑板上写完了考试时间等注意事项的大蛇丸转过身来,开口打断了鸣人看着佐助的脸发出的迷之笑容,

“大家看上去都很跃跃欲试呀,那我再来说明一些特殊的规定吧——”眯起的金色蛇瞳让人感觉分明监考官才是最跃跃欲试的那个人,

“首先,这张试卷一共满分十分,只要能够答出四道题,拿到四分就算合格。不过,小队的三个人中如果有一个不合格,剩下两个人也会出局哦。”

嗯嗯,和当初那场没有什么区别嘛。鸣人一边想着一边老神在在地点着头,丝毫没有察觉到两个队友分别投来无奈和担忧的目光。

“其次,我允许你们提前交卷,不过只要小队中有一个人申请交卷,另外的人也要立即一起离开考场。”

“最后,你们可以尽情地试验一下在这里作弊会不会被我发现。”

佐助一边想着“不作弊才有鬼”一边打开了他的写轮眼,然而当听到大蛇丸宣布考试开始,看到卷子上的试题之后,他内心升起了一种就算时隔多年已经成为了秒天秒地的忍者的他回到了中忍考场上,第一场考试的题目仍旧一道都不会做的微妙的悲凉感。而环视了整个考场一圈,发现写轮眼似乎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因为这个教室之中是达到了真正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到的地步,经过了最开始大家在试卷上写上名字的响动之后,现在就连笔尖和桌面接触的声音都没有,根本找不到一个可以照着抄的目标。

 

 

喂喂佐助!你跟大蛇丸学了这么久!你一定会做第一题吧我说!

不,他并没有教我什么是拓扑学。

那第二题呢!电场什么的你一定会吧!你不是擅长雷遁的说!

当我用千鸟捅你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在乎你身上流经了多少电荷,真的。

那……

不会有机合成不会基因工程也不会图论,就这样吧。

 

 

仿佛为了向鸣人证明他说的不会都是千真万确,佐助直接举起了手向考官示意交卷。当两边的其他监考官领着佐助和另外两个全程懵逼的队友将试卷交到大蛇丸手中的时候,佐助开口向他轻声说到,

“麻烦你了。”

鸣人觉得自己一定是昨天太紧张没有睡好而出现了幻听,但是当他看到佐助说完这句话扭头就走的样子又觉得自己貌似还活在真实的世界里而不是恋人赏了他一个奇怪的幻术。

说什么我半夜背书就是人物崩坏呀明明对着大蛇丸说这种话的小佐助才是崩坏的最严重的那一个吧我说!

鸣人完全没有闹明白这奇葩的“师徒”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只好跟着恋人走出考场,留下大蛇丸在身后感叹“哎呀呀,真不愧是佐助君呢。”

 

 

当考官把他们领到了指定的休息区域的时候,从懵逼状态回过神来的萃香再也忍不住开始啪嗒啪嗒地掉起了眼泪,就连鸣人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在旁边听着女孩子抽噎着说:

“对……不起,我……我……这些题目我都……不会做……是我……我拖累两位前辈了。”

佐助仿佛没有听到萃香的抽泣,只是转头问鸣人,

“考试几点结束?”

“五点的说。”

“所以我们要一直在这里呆到五点还不能离开?”

看到鸣人点了点头的佐助发出了不耐烦的“啧”的一声,好在鸣人紧接着说到,

“放心啦小佐助,我刚才已经派出影分身去买菜的说。”

这句话瞬间安抚了内心烦躁得连发型似乎都要回到十二三岁的佐助,他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坐到一边闭目养神去了,留下萃香一个人心里惊涛骇浪一般惊疑——

鸣人前辈是什么时候分出影分身的?!

不对!!!为什么是去买菜呀!!!!!!

两位前辈的完全自信或者说是迷之脱线把萃香又打回了几分钟之前的懵逼状态,好在是眼泪顺利的止住了。鸣人这会儿才扭头跟她说,

“放心吧,佐助很了解大蛇丸的说。”

萃香对于平时一直高贵冷艳的佐助前辈还是很有几分畏惧的,但是可能也因为这一点所以对他有一种更深度的信任——呃仅仅是说考试这个方面。但是她也知道,就算是对于佐助来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样一份连题目都看不懂的试卷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总,总不会是靠关系晋级吧……

于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到,

“可……可是万一……过不了呢……”

旁边一副事不关己的佐助总算睁开了眼睛,幽幽地说了一句,

“过不了就再烧他一次。”然后把鸣人拉到了他的身边,强行征用为他的人形靠枕。

 

 

结果真的是靠关系啊佐助前辈!!而且你们能不能收敛一点啊我真的很焦躁呀!!!!

所以说早点看清现实吧,萃香酱~

 

 

其实萃香想一想现在还在考场内的考生们就会觉得她的焦躁实在不值一提了。毕竟提前交卷这种行为在考试中是很不厚道的,而由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发起的这种行为只能说简直没有比这更不厚道的了。

比较没有自信的想着难道这个题目对他们真的太简单了吗,看到鸣佐两人交的其实是白卷的想着天啊他们也不会答这个题目真的是人做的吗,而坐在前排听到了佐助对大蛇丸说的那句麻烦的想着天啊走关系这么明目张胆原来木叶的风气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吗。总之各自的胡思乱想夹杂着晦涩难懂的题目在考生们的脑海中织成了乱麻,而考试中但凡有尝试作弊的考生,就会看到原本身体还坐在讲台上的主考官却把头伸到了面前,用金色的蛇瞳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并且宣告整个小组的出局,这种诡异的场面更加剧了整个教室内凝重的气氛。

最后当考官宣布考试结束的时候,还留在考场内的人们总算松了一口气。其他考官也将一些似乎是扛不住压力于是跟随了两位救世主脚步提前交卷开溜的考生们重新领进教室。大蛇丸看了看手中收上去的试卷,又露出了令人发毛的笑容,

“那么,首先要恭喜一直坚守到最后的孩子们,你们都……出局了。”

下一秒就有血气方刚的少年拍着桌子大喊不服,毕竟在这种氛围里坚持到最后实在是太不容易,这样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就将他们打回老家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只是前几个用怒吼表示不服的考生紧接着就看到自己的双腿上缠满了小蛇而晕过去之后,考场中再没有人敢提出质疑,静静等待着大蛇丸的解释。

“如果说,你和你小队中的人都不会做这份试卷的话,为什么没有人考虑来找我帮忙做呢?真是有点小伤心呀。”大蛇丸说着亮出了手中最先交上去的三份试卷,分别写着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和萃香的名字,然而下面原本空白的地方却填满了详尽的解答过程,字迹跟黑板上的考试信息如出一辙,最上方还用红笔批注了大大的100分。

所以这人得是有多无聊啊我说。鸣人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佐助,发现恋人的神情分明在说,好吧我这次勉强同意你一下吧白痴吊车尾。

——————————————————————————————

总算圆了让蛇妈考数理化生计算机的梦

但是蛇妈真的好难写啊哭哭

为啥鸣佐他们能过下次更新为你解密么么哒

昨天写完之后自己都不忍心再看然后丢到一边爬上床睡觉,今天起床之后再看觉得“卧槽这写的什么JB玩意儿”然后又删掉重写

最后还是写成这个鬼样子【跪

感谢没有嫌弃我的大家_(:з」∠)_

以及最近宿舍wifi仿佛日了狗一样不好用所以评论可能回复不及时希望大家原谅我TAT

评论(25)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