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家雪不是幸运E

在糖分制造工厂努力加班加点

[鸣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鸣人

73快乐!
转世梗+高中生paro
鸣人带有前世记忆然而佐助没有
不要被开头骗了这就是个搞笑文【
一发脱离后续随缘
———————————————————————————
“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
17岁的高中生漩涡鸣人惆怅地在本应写下解答步骤的作业本上随手扒拉了这几个字,不想再看那种明明都是认识的字然而组合起来却完全看不懂的题目,索性扭头看着身边正埋着头飞速刷题的发小宇智波佐助。也许是佐助露出来的一节雪白的颈项在夏天的时节里显得太过耀眼,更加没有兴致写作业的鸣人决定盯着佐助放空自我,思考少年鸣人的第一大烦恼。

“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还有隔壁的佐助”
在这句话的指引下,鸣人从出生到现在的17年人生中,一直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和佐助一起。不管是小学还是国中,乃至高中,从来不擅长书面学习的鸣人总是有办法追上优等生竹马佐助的脚步,虽然这很大程度上都归功于佐助长年累月针对鸣人实行的“爱的补习”(鸣人单方面语)。

刚踏入高中校门的鸣人就问过佐助关于未来的人生规划——
“以后?想当个律师吧。”
“啊?”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白痴吊车尾!”
也许是从前那个一言不合拔剑就砍,张口就是“杀了你”的佐助(中二期)给他带来了比较深的阴影,鸣人一时半会儿还难以消化向来不讲道理和神逻辑的宇智波居然期望以后跟人家条分缕析的讲道理的事实。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太虚幻了。

虽然想着比起佐助律师这个职业说不定更适合我呢,鸣人却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面对法律或者规则这类的工作的时候还是不太提得起兴趣,自己果然还是更适合运动量大的工作吧。于是在标志着高中生涯只剩一年的这个暑假里,鸣人突然被自己即将和佐助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的危机感砸了个满脸茫然。

在出生以前的年岁里,那个17岁的漩涡鸣人也从来不缺少梦想。想当火影,想守护大家,想和战友们一起浴血奋战,想理解其他人最深沉的痛楚,想给虚假的世界寻找零落的真相,想在绝望里寻找哪怕一丝幽微的希望。
还想和最重要的人相互理解,想和他……

甜蜜又悠远隐秘的小心思被身边人清冽的声音无情地打断,“吊车尾的,这次你作业再写不完别指望我会帮你。”黑白分明的眼睛嫌弃地瞟了两眼鸣人,佐助收拾好了书本,娴熟地从抽屉里翻出了鸣人刚买来还没拆封的游戏和主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要玩的说!佐助太狡猾了!”
“作业一个字都没动的吊车尾没资格说这种话!”
吊车尾鸣人还是习惯性地无视了佐助的语言攻击,从背后扑上了他,两个人玩起了“来呀来呀你够不着”这样幼稚又没眼看的游戏,最后以游戏碟和主机都不知道飞到了那里,而佐助却被鸣人牢牢按在身下告终。
两个人面对面地倒在地板上,距离简直近的可怕,鸣人的眼里只看得见佐助端庄清秀的脸和檀黑的发,耳朵里只听得到佐助的心跳和微微喘息的呼吸声。
“这气氛简直棒呆了的说!”
鸣人在心里为自己加油鼓劲,可惜的是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越轨的事情,这样暧昧丛生的气氛就被楼下玖辛奈的声音无情地打断了。
“鸣人——佐助君——久美子来找你们啦——”
被人生中第二大烦恼侵袭的鸣人在炎炎夏日里出了一身冷汗。

玖辛奈向鸣人交代了一番要好好招待客人之后就跟水门出门去了,门刚刚关上,一旁的女生就扑上来挂在了鸣人的身上。
“鸣人君~好久不见呀~有没有想我哦~~”
“你够了!!!哎哎哎佐助等等我的说!”

佐助在房间里心不在焉地玩着游戏,旁边两个大白痴鸡飞狗跳地吵个没完,让他不禁思考起他是不是表现的太淡漠了,如果自己装的生气一点,那两个人会不会就此安静下来。
久美子是这学期刚转到他们班上的,当老师还在介绍讲台上的新同学的时候,她精致的面容和玲珑有致的身材就已经俘获了班上大多数男生的心。佐助看到就连鸣人的目光也僵直了一会儿,不过那个吊车尾脸上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让他心中毫无波澜,然后看到鸣人在惊诧过后的生无可恋和风中凌乱让他甚至还有点想笑。
然而后新来的美女同学一下课就扭头扑进鸣人的怀里哭了个梨花带雨。

鸣人:???
围观同学:???
佐助:……

“呜呜呜…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鸣人君…”
“等等啊?!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你不要胡说好不好?!”
“难道你就想这样装作不认识我吗!你这个丢下我一个人的负心汉!”

鸣人:?!?!佐助你听我解释!
围观同学:!!!
佐助:噗

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佐助赶紧配合的给了一个“原来你是这样的鸣人”的眼神,收获了一个很少在鸣人脸上出现的绝望.jpg

三个人历经艰辛地吃完了午饭之后佐助打起了瞌睡,夏天正午的太阳实在太过炽烈,于是鸣人把佐助安顿在了自己床上。等确认佐助睡着之后,鸣人为他调好了空调的温度,接着不由分说地拉着久美子就去了客厅。

“我们需要谈一谈。”鸣人正襟危坐地对着对面的女生说到,奈何她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可惜本来是一副让人心生怜惜大呼可爱的画面在鸣人的眼里看上去是那么的辣眼睛。
“我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你经历了什么,但是如果你有任何难题我们都可以一起协商解决的说。”
鸣人说到这里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心绪,以免自己声音过大吵醒了正在安眠的佐助,
“所以可以不要再整我了吗九喇嘛!!!”

“你对老夫的这个形象有什么不满吗小子?”
久美子…不,九喇嘛总算露出了他龇牙咧嘴面目狰狞的真相,
“你用着这种美少女的相貌自称老夫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我说!”
“不是说妖狐都是这样的吗?”
鸣人调度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肌肉,摆出一副上辈子还在任期内时常用的表情,语重心长地对九喇嘛做着思想工作:“九喇嘛,我们不能只活在别人的眼光里,要坚守自己的本心,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我觉得你以前那种狂放不羁的形象就很好啊我说,你现在看起来就是个变态!”
可惜到最后还是忍不住破了功,毕竟以前总是“桀桀桀桀”怪笑着怂恿你做坏事,后来总是“哈哈哈哈”大笑着跟你互相嘲笑着并肩作战的战友狐突然变成了现在每天对着你搔首弄姿的样子,还给你的恋爱路途强行增加难度,换做是谁都会愁到胃疼。
“每天在脑海里意淫自己朋友的人没有资格说我。”
漩涡鸣人,完败。

佐助其实睡了没多久就被楼下的两个人吵醒了,再无睡意的他索性也学着鸣人早上那样盯着天花板思考人生。
平常鸣人在他身边的时候,好像非常害怕自己陷入沉思,每次总是在身边,一副生怕自己一个想不开就翻身从窗户一跃而下的表情。
他知道鸣人有一些没有告诉他的秘密,一些不能和他共享的经历。比如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鸣人为什么会和一个以前从来没出现过的女生交情匪浅。
他虽然好奇,但是并不太在意,一点小小的秘密并没有降低他和鸣人相处时那种舒适到程度,两个人就仿佛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默契,有时候只需要交换一个眼神就胜过千言万语。
就好像注定他们两个要在一起一样。
虽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明说,但是从出生就彼此陪伴,这点小心思谁不知道谁呢。他不说出口,只是因为觉得在更有能力承担起两个人的未来挑明会更好,于是鸣人也就陪着他享受青春期那些暧昧的小把戏。然而明明还处在没完没了的暧昧期里的人,却好像完全不把眼前的“危机”放在眼里,对他对自己的感情就像是对自己对他的感情一样笃定。
这是佐助从来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更没有预料到的是自己一点也不想改变现状。
可是楼下鸣人一句“你说什么?”的咆哮,让佐助还是决定起床下去看看。

“不会小声点吗小子,老夫耳朵都要被你震聋了。”
鸣人还是一脸“哀其不幸恨其不争”的悲痛表情,痛斥九喇嘛的不争气。
“好好的九喇嘛,怎么天天就想着被封印回去呢我说?”
“做人好累啊,不想读书了,老夫不如回你肚子里窝着反正你也会给老夫提供免费小黄书看的。家里有个狐仙大人什么的不是最流行了吗?”
“那是我肚子,谢谢,跟家里完全是两个概念的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就是想偷窥我跟佐助!”
“哎呀被发现了呢。”这样说着的九喇嘛却完全没有悔过的样子,还擅自变化出佐助的样子,然而头顶多了一对毛茸茸的兽耳,身后还有若干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甩来甩去。
“等一下啊我说!”鸣人试图阻止九喇嘛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放空自己的想,回去要把作业本上的诗句改一改
“生活不只有隔壁的佐助,还有眼前的佐助。”

佐助走下楼就看到了超乎常识画面,就算淡定如他,大脑里也惊涛骇浪了好一会儿才逐渐平静了下来,然而此刻鸣人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如同浩瀚苍穹一般蓝的透彻的眼睛认真地看着他,
“佐助,我确实有些事情瞒着你,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喜欢你!久美子只是…”
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的佐助总算组织起了语言打断鸣人的解释,
“嗯,我知道,但是抱歉”
真是难得宇智波也会跟人说抱歉,这样想着的鸣人还来不及苦中作乐,佐助接下来的话就如同以前的天照一样把他烧的酥脆——
“虽然我也喜欢你,但是也许是我对你了解不够,你的这种癖好,我还无法接受。”
“不是这样的我说———!!佐助你听我解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的鸣人君,也要加油呀∠( ᐛ 」∠)_

评论(11)

热度(109)